叶梓柠

【叶蓝】《抽卡》。

Ketsunana:

  • 我已经卸载恋与了,专注沉迷我的王者荣耀,为了纪念我曾玩过他,所以写了一篇很甜的文~

  • 借鉴了《假如爱有天意》的台词~真的太喜欢那个告白场景了


01


蓝河抱着手机戳戳点点,一旁的二笔忍不住凑过来看。

“玩什么呢老蓝?”

“呐你看。”

“恋与制作人?卧槽老蓝你还是人吗玩这么玛丽苏的游戏!”

“……现在不是挺流行的嘛……我看大家都在玩我也就试试看……你有没有发现,这里面那个叫白起的声音像极了叶神啊……”

“我看你是被君莫笑折腾疯了吧?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爱之深恨之切,太过思念一个人还容易出现幻觉来着吧?“

“滚你的!”


蓝河领完每日任务的体力和钻石,默默的将手机塞回兜里。

真的是,明明就很像来着啊。

肯定不是自己的幻觉。


02


蓝河这边还在急急忙忙的筹划等会蓝雨的记者招待会,那边冷不防被人拍了一下。

叶修咬着一根杆子一脸老友重逢的样子盯着蓝河看,看得蓝河觉得特别不自在了。

“叶……叶神……你在这里干嘛啊?马上开你们的记者会了,你还在走道晃……”

“走道晃就算了,还抽烟,这里是禁烟区。”

蓝河指指头顶硕大的禁烟标志。


“谁跟你说我抽烟了。”

叶修把杆子从嘴里拿出来,发现是一个彩虹色的棒棒糖。

“你们蓝雨的小粉丝给我的,看来刚才虐你们不够狠。”


我们蓝雨的给你的你还敢吃,你不怕下毒哦。

但是我们蓝雨的应该没有霸图的那么恨你。


似乎知道了蓝河在想什么,叶修也一脸担忧地说。

“要是是霸图给的,我可能真的要拿银针测一下。”

那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蓝河想想就觉得好笑,似乎第一次见面的隔阂也突然不翼而飞。


“叶神,我是……蓝河,你应该知道了吧?”

“知道啊,大号蓝桥春雪嘛。”

“能不能不提这茬……你怎么发现是我的啊……?”

“你工号牌上写着呢,许博远三个字。”

“我没跟你说过我真名啊。”

“说过的,你自己忘了。”

“绝对没说过。”

“说过的。”


叶修一脸信誓旦旦,弄的蓝河真的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某一天闲来无事和叶修说了自己的真名。

这边还在绞尽脑汁的回想,那边又开始有人喊道。


“叶神!叶神!叶神你们兴欣的采访都开始了你还在这里干嘛啊!”


03


蓝河将手头的工作弄完之后,就直接蹲在洗手间旁边想着要不要抽张卡试试看。

别看这是个玛丽苏游戏,但是不充钱的游戏真的没法玩,只能靠着免费的抽卡机会来刷SSR。

所以制定好的闹钟一响,蓝河就决定开始大展拳脚试一试运气了。


他朝自己的两手努力的呵了一口气,然后就点开了游戏的应用。

结果忘了关声音,开机界面白起的一段告白在整个洗手间回荡起来。

那字里行间满溢的宠溺让蓝河一下子如临大敌,慌忙就锁了屏。


天呐,在男厕所听到一个男声那么玛丽苏的台词,会不会容易被人想歪啊。

蓝河悄咪咪缩进一个隔间,躲在里面不说话。

没多久,隔壁一个厕所冲水的声音响起,还真的有人!还好自己窝在里面没出去!


那个人出来了之后还有些迷茫,恰巧洗手池又是来了一个人。

“黄少好啊!”

“……”

“黄少你怎么不说话?”

“……我刚才好像……好像听到老叶在厕所跟谁告白来着……等等等等你别说话你先让我好好想想……在男厕所能跟谁告白啊……”


卧槽。

被黄少听到了……


04


蓝河心里压力山大。

他发现记者招待会上,黄少一反常态一脸神情凝重的沉默不语。

众人只当是主场比赛输了,黄少天觉得自己难辞其咎于是索性不说话,以前总是无视黄少的话现在却恨不得撬开他的嘴巴让他噼里啪啦乱说一气都好。

但是黄少没有,他依旧抿着嘴巴像在沉思,喻文州可是看懂了一切,他敷衍了几句会场的记者,没多久就表示选手们累了需要休息好好调整一下,力争客场拿回一场。


散场后,喻文州追上了黄少天。

“想什么呢?”

“队长……我……我好像发现了兴欣战队的秘密……”

“啊?”

“不不不,应该是老叶的秘密……”


跟在身后的蓝河一不小心打了一个巨大的喷嚏。

感冒了?


05


回到办公室之后,蓝河特别郁闷的拿出手机,此时已经距离免费抽卡的时间过去了3个小时,又浪费了时限呢。

蓝河无奈的划开屏幕,游戏重新显示加载画面,李泽言的开场白声音适时的响起。

“哎,刚才是你说话就好了,哪晓得刚才是白起说话啊……就说声音很像吧,现在黄少都误会了……”


蓝河点开抽卡界面,闭目祈祷了一会儿才抽。

“SSR!”

抽卡全靠嘴,输出全靠吼。

喊得那么抑扬顿挫结果还是一张白起的普卡跳出来。


“……你说我都抽到你多少张普卡了……”

50张卡里白起的卡就占了40张,还是40张普卡,手气也真是差到爆炸诶,昨天还看到朋友圈里自己妹妹都抽中了白起的SSR,自己也太非洲人了吧……

你说没缘分就算了,偏偏总是抽白起,但是想要一张SR都那么难,何况一张SSR,你说这该讲缘分的时候缘分又去哪里了。


难不成真的要充钱……


06


蓝河无比郁闷的走出体育馆大楼,发现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最近G市天气变化也是有些残暴,前一秒阳光密布,下一秒雷声大作。

自己走的有点晚,门口零零散散的没认识的人,大部分也是刚才采访完的记者。

可这雨大的有些过分了,别说闷着头往前跑了,撑伞的话可能都会被从头淋到尾。


蓝河站在屋檐底下百无聊赖的发呆,直到门口空无一人他才回过神,这一等,竟然等了20分钟!可是雨还是大的可怕。

干脆玩玩恋与制作人的关卡任务好了。


于是蓝河重新掏出手机,继续之前一直卡着的关卡任务。

正好在玩白起那一段剧情,雨声里白起的嗓音温柔的像是轻薄的纸片,在心口刮蹭着有些难耐的心。

玩到兴起的时候,白起问什么,蓝河就口述自己的想法去回答,自己也是乐不思蜀的。


“你在玩什么?”

“玩你啊。”

蓝河觉得好笑,白起问这个干嘛。

但是自己说完又觉得哪里不对,那声音不像是从自己手机里发出来的,而且屏幕里白起的台词明明是我等下去接你,怎么嘴里讲了不一样的话呢?

那……

难道是……


蓝河抬头一看,惊的手机都差点飞了出去。

“叶……叶神!”


07


“……玩我?”

叶修一脸的疑惑,小朋友讲话什么时候这么露骨大胆了。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是这样的!那个是……是这个游戏里!这个游戏!我在玩这个游戏!跟你没关系的!!”

蓝河有些语无伦次的解释道,他真是没想到叶修怎么还在蓝雨没有走,这下好像自己被捉奸在床一样。


其实自己是有些心虚,当时回家的时候看见妹妹在玩这个游戏,听见里面白起的声音特别像叶修的声音,才暗搓搓的跑去下载偷偷玩,也不知道什么鬼迷心窍,似乎特别想听到和叶修相仿的声音。


“哦~~”

叶修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摩挲着下巴,眼神却满是乐子的看着面前窘迫的蓝河。


还是调转话题好了。

“……叶神你怎么还没走啊。”

“刚才被少天拉着打了几场,出来就发现这么晚了,结果还碰到了你在这里玩……游戏。”

最后强调的那两个字让蓝河心里又是妈卖批了一番。


“雨很大了,叶神你带伞了吗?”

“带了啊。”

“……你竟然会带伞……”

“你不相信我会带伞那你问我干嘛?”


叶修抖抖手里黑色的折叠伞,按住按钮,扑腾一声伞面张开,非常大,够遮两个人了。

“去哪儿?送你?”


“嗯……送我去前面的地铁口就好了。”

“好。”


08


两人一路慢慢一步一步走着,蓝河的视线不敢看叶修,自己心里现在还因为刚才的情景乱成一锅粥,于是只能默默盯着伞柄处叶修修长好看的手指发呆。

他突然希望这样的路程可以稍微长一些,走在叶修身边的时候觉得世界也很安宁。

电视转播频道里看过无数次的叶修,突然这么明晃晃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撑着伞站在自己身边,不真实的如同梦境一场。


“那个时候,谢谢你了啊。”

冷不丁的话穿进自己脑子里,蓝河侧头的时候似乎还看见了叶修嘴角不易察觉的笑。


“突然说什么谢谢……”

蓝河摸摸鼻子,他不习惯别人面对面的和自己道谢,因为其实也没觉得自己做过什么特别了不起的事情。


“网游那段时间啊,你真的挺好的。”

叶修自顾自的说着,他相信蓝河肯定在听自己说话。


“说实话,我那时候也有一些迷茫的,我其实没有太明确的规划,你算是给了我一个启发了。”

“启发你什么……启发你敲诈勒索一条龙服务吗?”

“哈哈,有这种事?”

“你可别装傻,你干这个简直如鱼得水,别说你不是故意的,你敲诈我们会长的事情我还记得呢!”

“嗯,我没什么印象了,我就记得你在我们公会做卧底……”

“别说!这里还是蓝雨呢!你可什么都别说!不……不是说好了不要提了吗!这是咱们之间的秘密啊!”

“嗯,咱们,之间的秘密。”

叶修说着说着嘴角上扬,话里似乎有话,但是蓝河一根筋也猜不到其他的意思。


G市湿气有些重,下过雨之后更是如此。

蓝河抬头就看到叶修的侧脸似乎被雨雾笼上了一层薄雾,朦胧的有些好看。


隐隐露出这样一个想法之后蓝河就立马打住。

我该不会是玩玛丽苏游戏玩出失心疯了吧,竟然开始对着一个男人夸赞好看。

玛丽苏游戏要不玛丽苏游戏要不得。

蓝河在心里默念的当口,叶修就停了下来。


09


“到了。”

原本期待路途更长一些,结果平时走起来就短的距离现在已经走出了超过预计的时间,似乎也是拉伸的极限了。


“谢谢叶神。”

蓝河站在地铁口的玻璃檐底下,礼貌的回身道谢。

然后他就看见了叶修右侧肩膀比衣服颜色更深的颜色,可是自己却完好无事,难道说刚才一路过来,伞面一直都是靠着自己这边的?


“叶神你……你肩膀都湿了……”

“没关系啊,男人嘛,淋点雨无所谓。”

我也是男人好吗……


但是蓝河说不出反驳的话,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又是多看了几眼叶修。

“干嘛还不走?一脸恋恋不舍的样子,要跟我回兴欣啊?”

“……叶神再见!”


蓝河怀揣着有些慌乱的心兔子一般逃进了地铁站,落荒而逃的模样悉数映进了叶修眼里。


蓝雨训练室。

“哎哎哎哎我的伞去哪里了???队长你看到我的伞了吗?就那把黑色的折叠伞,我就放在这里的啊怎么会不见了?”

黄少天在储物柜翻翻找找,但就是找不到自己那把伞。


“刚才前辈站在窗户那里,就说了一句下雨了,然后好像在这边拿了什么东西就走了。”

“我靠他不会把我的伞拿走了吧!还是人吗这个人!”

喻文州走到叶修之前站过的窗户边,往下探头张望,这边的视野其实很小,只能看到出口,零散的几个人站在那里等雨停。


所以为什么不选择更宽敞的左边的窗户,而是走到了这个窗口看雨势呢?

“少天,刚才PK的时候,有问出什么来吗?”

“没有……那家伙太狡猾了!好想知道我要问什么似的!绕着弯走!问他这个他就指桑骂槐说我以前的黑历史!我被他挑衅的一团怒火一心只想杀了他!所以就忘了要问他的事情了……哎,我没有伞怎么回去啊……无耻叶修不要脸的叶修!!”


“少天,我有伞啊,一起回去吧。”


10


蓝河趴在软软的床上,又是翻开了手机游戏。

哎,中毒太深,好像现在一天不听白起的声音,就觉得少了点什么似的。

他又是翻开了任务关卡,依旧失败,没有一张好卡怎么刷这羁绊,任务还是过不去,要不然试试看氪金好了……


于是蓝河觉得特别丢脸但是又跃跃欲试的样子翻出了银行卡,核对着卡号慢慢输入密码。

显示充值成功之后,蓝河立刻去买了一把钻石,摩拳擦掌准备开始抽卡了。

第一张卡开始飞速的旋转的时候,蓝河觉得就像在看蓝雨比赛一样紧张。

结果页面正要弹出来的时候,一个陌生电话蹦了进来。


“我靠!!!谁啊这是!!!”

蓝河气死了,好不容易氪金了一次正想着抽张卡来着谁这么不识趣的大晚上打电话来啊!

“喂!”

是谁!白起差点就要给我打电话了到底是谁!!!


“……小蓝?”

电话那头,和白起一样声音的人这么问着,蓝河心跳瞬间漏一拍。

“叶……叶神……????!!”


结果没等来白起的电话,倒是把叶修的电话等来了。


“明天晚上的飞机回去,回去之前,小蓝同志要不要尽尽地主之谊?”


11


确认叶修的出门穿着没太大问题之后,蓝河就带着叶修去进行所谓的地主之谊了。 

蓝河也没想明白,叶修怎么有自己的电话,而且怎么突然就让自己带他在G市好好玩玩?


他正带着叶修在港式茶餐厅吃虾皇饺的时候,蓝河的手机闹铃就响了起来。

屏幕上面摇晃着两个字,抽卡。


“呦,抽什么卡啊?”

反正也躲不掉了,蓝河干脆大大方方的打开手机游戏,给叶修解释道。


“这是一个最近很流行的玛丽苏游戏……”

然后就发现叶修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异样。

“……我真得只是玩玩而已,这个也要看运气的,没抽到SSR之前我都有些不甘心……”


“给我试试?”

叶修接过手机,手指触碰的时候,蓝河突然有些愣神,但是他飞快的理清了自己的情绪,然后手把手的教叶修怎么玩。


“叶神,想你也是一枚神。你如果能帮我抽到SSR,那我今天绝对有求必应!”

“有求必应?”

“是是是!”

蓝河满口应付道,两眼直直的盯着叶修已经放在抽卡按钮的手指上面。


“说好了啊,不许反悔哦。”

叶修说完就按下了屏幕,画面高速旋转,答案揭晓的前一刻蓝河又是心跳不已。


“SSR!卧槽!你太神了吧!你真的是叶神啊!”

蓝河抱着手机站了起来,喊声过大引得周围一片观望,担心自己差点坏事的蓝河赶紧蹲下来捂住嘴说。

“你真的太牛了……我充钱抽都抽不到的你竟然一抽就中……”


“这样的吗?”

叶修倒是不怎么在意,小年轻激烈的反应让自己觉得挺好玩的。

“诶?不过,不过怎么是……”


是SSR没错,但是卡面却不是白起。

而是李泽言的,交换秘密。

“怎么了,不是你要的卡吗?”

“是我要的!”

蓝河压抑着心里的秘密,将手机抱在怀里。


“那好,既然是的话,那你要履行你的诺言了。”


12


“来兴欣公会?”

“……拉倒吧你。”

“试用期三个月?”

“……你怎么不干脆说实习一年?”


“你骗人,你说了有求必应的。”

“蓝雨都是骗子。”

叶修一脸我不想再相信你了的表情,痛心疾首的谴责蓝河过河拆桥。


“……这种条件……这……这怎么能随口答应呢……”

“怎么不能?反正都是管帮会,管哪里不是管?”

“当然不一样了!兴欣和蓝雨,那能一样吗?”

“那我以战队领队的身份给你特权,允许你同时管两个帮会,破格了吧?”

“……”

蓝河别过脑袋,知道自己论歪理拼不过叶修,于是干脆闭嘴装哑巴。


“你看,你自己说的有求必应,结果却放我鸽子,人心不古啊,想当年,蓝溪阁的蓝会长,说话那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连欠条都不需要他打,现在呢?空手套白狼,过河拆桥,忘恩负……”

“……停停停!你换个要求!换个正常点普通点的!我都答应你好不好!”

好面子的蓝河最怕别人说他不守信用说空话了,叶修的点一个戳的比一个狠和准,于是逼的蓝河只能缴械投降。


“那行,这个你再不答应我,我就去微博上挂你了。“

“……好好好。”


“下一场兴欣主场,你随队出征。“


13


蓝河根本不懂叶修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去兴欣的原因,他觉得这个要求不算过分了,于是很快答应,回头就跟大春发信息请示这件事。

大春也觉得蓝河和叶修算是有些渊源了,没有去过多追问原因,就批准了这个请求。


随着蓝雨客场比赛日子的来临,蓝河也开始收检行李准备出发了。

结果蓝雨刚下飞机,就看到了守在战队接车旁边的叶修。


“……我去我没看错吧老叶!咱们打了十几年了你第一次来接我啊我靠我真是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可是就算你来接我了我也不会给你面子的这场我们赢定了我跟你说!”

“前辈……貌似是第一次来接我们吧?”


叶修无视掉喋喋不休的黄少天,掠过点头微笑的喻文州,穿过一众问好的蓝雨队员,走向了站在最后方的蓝河。

今天的叶修修剪了清爽的头发,穿了干净的浅色卫衣,肤色被底色衬得白皙透明,墨瞳在阳光底下却是生成了琥珀的清透。


他站在自己面前,笑容里满是期待。

蓝河第一次发现,叶修给人说不出口的可靠感。


“来啦。”

“嗯……嗯……”

“还算信守诺言嘛,我还以为你又准备放鸽子了。”

“……我才不是那样的人好嘛!”


“老叶,你认识我们帮会的工作人员?”

黄少天有些吃惊的凑上前来,一手扒住一个人的肩膀,脸上都是一脸惊悚。

被偶像揽上肩膀的蓝河受宠若惊的不敢说话,一边的叶修却是掸开了熟络的手臂。


“去去去,我认识什么人关你什么事,怎么样,想好怎么被收拾了吗?我们可是准备了很多秘密武器对付你哦!“

“去你的!谁收拾谁还不知道呢!我们也有秘密武器!专门针对你的秘密武器哦!可以把你那把讨人厌的伞打成碎片的武器哦!“

黄少天太容易被叶修激怒了,没几句话题就被叶修绕开了蓝河身上。


叶修被黄少天扯着边走边打嘴炮的时候,蓝河却发现自己口袋里多了一张纸条。

打开一看,上面写着,晚上7点30,上林苑小区X栋门口见。

这一看就是叶修写的,谁不知道兴欣战队在上林苑啊。


但是这家伙手也太快了吧,怎么放的时候自己压根没注意到啊,还是众目睽睽之下,貌似真的没有人发现。

蓝河像是怀揣着什么秘密一般,将纸条重新塞回口袋,前边黄少天揽着叶修的肩膀不停询问H市好吃的好玩的地儿都在哪,叶修却是心不在焉的答几句,走几步又回头看看自己这边。


“哇靠,你认识叶神啊?”

身后的随队一起凑上来围着蓝河说悄悄话。

“嗯……之前网游里结识的……”

“看来很重视你这个朋友啊!还特意过来跟你打招呼!卧槽那可是荣耀第一人啊!你真牛逼!”

“我也想和叶神打招呼啊……毕生愿望就是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了……”


我何止和他一起吃过饭,他还帮我抽过卡,还给我撑过伞,帮我挡过雨,我把这些东西说出来,会引发羡慕还是引发群嘲被群攻呢?

低调的蓝河当然什么都没说。


14


比赛拼的火热。

君莫笑特别犯规的蹦来蹦去,伞又是作盾又是作枪,还总是突然从某个地方蹦出来。

饶是黄少天都觉得,很烦,他好烦。


团队赛打到一半,君莫笑又不见了。

“叶修叶修呢!赶紧把他找出来!”

“这家伙就喜欢绕背!无耻!”

喻文州安抚住大家,继续不动声色的部署任务。


突然公屏出现一段白字,众人纷纷被这行字吸引走目光。


“这场赢了,你们蓝雨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叶修操纵着君莫笑猥琐的不知道蹲在哪里,手上却是快速的敲打着键盘。


苏沐橙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愣了愣,转头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叶修,然后想起他一大清早跑起来洗漱剪头发换衣服然后人就没影了,最后还是被蓝雨战队的班车送回来的,豁然开朗了起来。

“有目标?”

苏沐橙手里操纵着沐雨橙风悄悄的布置着火线,这边还分出心思来问叶修情况。

“……算,是吧。”

叶修没有逃避问题,手上依旧快速运作着。


喻文州还没来得及回复,黄少天抢先说台词。

“我靠等你赢了再说好吗!你这个只会说大话的家伙!我在你后面哦!还有时间分心打字吗!?”

“呵呵,是你集中精神才对吧,你是来打PK赛了呢还是来比赛打字速度了,不过如果比话多的话那肯定是你拿冠军,没人跟你抢。”

“我看到你了哦!这可是我们选的地图!你太大意了!以为躲这里我看不到吗!”


夜雨声烦带着银光落刃劈头跳下,范围圈正中就是君莫笑的位置。

但是叶修像是早就预料到一样,飞快的跳开,夜雨声烦落地的时候,鬼阵就在脚底展开。


“无耻叶修!!!!”

“对啊,这可是你们选的地图呢,喜欢吗?”

“无耻无耻无耻无耻……!!!”

【系统公告:夜雨声烦因不文明语言刷屏禁言3分钟。】


当索克萨尔倒下的时候,君莫笑又是在公屏敲话。

“说话算话啊,我们赢了,你们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15


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有点摸不着头脑,叶修到底是要他们干嘛,动不动就说一个要求一个要求什么的。

等到比赛结束双方友好握手的时候,叶修终于一脸我要揭秘的表情。


“前辈这场打的很用心啊。”

“我哪场打的不用心?”

“看来是有求咱们蓝雨了?”

“你们有求必应吗?”

“本来是不会的,但是我们输了嘛,愿赌服输的。”


“那个,你们年假有几天来着?”

“加上普休一次性休完吧,就在H市多玩几天。”


蓝雨战队有些懵逼,喻文州仔细的回想每件事情开始试着串联,然后就发现了其中的蹊跷。

那边黄少天还在和叶修吵着要吃这个要吃那个的,叶修一脸不耐烦的打断,倒是向着在一边一脸忧郁的摆弄着手机的蓝河靠近。


“怎么?输了不开心啊?”

叶修好不容易拜托方锐调虎离山黄少天,这才能脱身去找蓝河。

“叶神……你叫我随队来,就是这个原因啊……”

“看我虐你们蓝雨大神,是不是很带感?”
“我又不是间谍……带感在哪里啊?”

“反正都比赛完了,怎么,有没有想吃想玩的东西?”

“……哈?什么意思啊?”


蓝河纳闷,明明就订了晚上的机票回去啊,也没几个小时了还得去换登机牌,干嘛一脸要带自己畅游几个月的感觉。


“你不知道你们蓝雨要在这里玩几天的事情嘛?”

“……不知道啊……”


“是的。”

喻文州走近,笑意很深,他一脸心知肚明的样子看着叶修,也不在意自己此时的狐狸笑容有些狡猾。

“我和少天想去看看夜景,其他队友也有想去玩的地方,所以小许,不如你就和前辈在附近逛逛?”

“……哈?喻队我们不是今晚8点的飞……”

“我已经联系经理帮我们改签了,所以今晚可以放松一下,大家最近都有些累。”

说完,也不管蓝河的叫唤,一脸我把蓝河交给你了的表情就带着呱噪的黄少天离开了。


“……这……这怎么突然?”
蓝河一脸疑惑的看着叶修,当事人却两手摊开也特别不理解的样子。

“可能是少天想玩玩吧,你们战队真宠他啊。”


16


于是最后两个人并排走在西湖边上,晚风吹的人思绪万千,蓝河沿着湖畔走着,想起了很久之前,自己骄傲的去结识君莫笑,然后从此以后结下孽缘,在日复一日的斗争中却是越来越对这个荣耀第一人刮目相看。


他才配得上荣耀第一人的称呼,他做尽别人不敢做的事情,抛开世俗的思想包袱和矛盾,思路清晰而决绝,带着孤注一掷的勇气。

他真的是神一般的人啊。


而此刻,这个在自己的世界里只能仰望的人,却和自己并肩走在湖畔边上。

夜晚的叶修褪去了比赛时的锋芒和自信,现在的他看起来却如同平凡人生中最常见的姿态。


“对了,叶神……你之前在公屏上面说,要是你们赢了,我们蓝雨的必须答应你们一个条件,是什么条件啊?”

“想知道吗?”

“……想啊,不过……如果是和队长他们有关比较私密的事情就算了。”

“告诉你可以,但是我们必须交换。”

“哈?”


“你看,我上次不是帮你抽中了一张卡吗?名字叫交换秘密对不对?”

“是啊。”

“所以秘密嘛,是要交换的。你要知道我的秘密,你必须拿你的秘密来换。”

什么跟什么,我没有说我一定要知道啊,但是你这一脸我铁定会跟你交换秘密的表情是怎么回事,更何况为什么要跟初恋情侣交换日记一样的交换秘密啊,两个大男人这样不寒碜嘛?


蓝河吐槽归吐槽,却全部藏在心里,嘴上还是欲言又止。


“我以前……偷吃过邻居家的蛋糕……这算秘密嘛?”

“……这算什么啊,哈哈哈哈哈……”

叶修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的表情,然后笑的岔气。

“但是确实没人知道啊!”

“嗯,可以的,继续说下去。尤其是,你从来没跟别人说过的秘密。”

“我……我说完了啊,你不是说只要一个就可以了!”

“这个不是我要的,我的秘密,比你的吓人的多,所以不匹配的话,那我不是亏了。”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占便宜哦……赖皮……“

“快,快,最好跟我有关的。”


“哈?”


17


蓝河都把自己20多年前从穿开裆裤开始的事情的秘密都快抖干净了,那边叶修边笑的要命边摇头说不够。

“我……我怎么觉得你在耍我……你是不是最后要跟我说,其实根本没有秘密这件事……”

“我给了你关键词了。”

叶修手指指向自己,然后一脸你赶紧说啊的表情。


“……我……曾经骂过你……”

“可以理解。”

“我……我还诅咒过你……”

“不是吧,多拿了点材料而已,你们蓝溪阁这么小气的吗?”

“……那是因为你太坏了……”

“行行行,然后呢?”


湖畔映着头顶的月亮,涟漪的波光粼粼似在蓝河的眼底漾开,蓝河尽管已经20多岁,身型和模样都宛如十几岁的正好少年,他站在眼前的样子,就像是大片的天鹅绒落在了自己心口,心痒难耐。


“我……我很崇拜你……叶神……”

“真的,虽然我是蓝雨的,但是其实,我很多时候,还是觉得你才是当之无愧的荣耀第一人。你是我见过,最勇敢,最坚强,最努力的人,我,我很崇拜你……”

“努力,坚强,勇敢,都是是每一个人职业选手的必备条件,这不是最值得拿出来夸耀的。你把所有的形容词都去掉,你觉得,我是一个怎样的人。我需要主谓宾结构的那种。”

“……?”

“比如,我,你?”

叶修指指自己,又指指蓝河。


小朋友的脸有些茫然,似乎还没完全转过弯来。

他有些不明所以的往前走,结果却被石墩绊住差点掉下防护栏。

叶修着急的搂了过去,两个人的距离一瞬间靠近,近的鼻尖试探鼻尖。


18


像是时间被定格了几秒,两人一副干柴烈火的模样瞬间被蓝河手机的闹铃给浇熄。

“抽卡”两个字又是晃晃悠悠的在屏幕上面闪烁。


两个人都有些不自在的弹开。

“你还在玩这个游戏啊。”

“是……是啊……都充钱了,还抽到了SSR,干嘛不玩呢?”

“后面就没再抽到SSR了嘛?”

“没有了……要不叶神……?”

蓝河星星眼的望向叶修,结果叶修一脸得逞的表情。


“我如果再抽中了SSR,你……”

言下之意就是,你是不是又要答应我新的要求了这样的弦外音。

蓝河迟疑了一会儿,结果就在这迟疑的当口,叶修拿过蓝河的手机直接点开了游戏界面。


这一次的开场白恰好就是白起的声音,白起温柔的嗓音如同从叶修的嘴里发出,听到声音的叶修也是愣了愣,有些没反应过来。

“……这声音怎么……跟我的有点像啊……”


“……有……有吗……不觉得啊……”

蓝河吓得冷汗都出来了,不会吧,自己的秘密难道要被发现了……

“先……先帮我抽卡吧叶神!”


屏幕旋转,画面弹出来的时候蓝河差点跳进河里。

卡面——白起,我的英雄SSR。


“……你你……你真的超神了叶神……”

“没办法,毕竟我和张佳乐不是同一个幸运值水平。”

“我我我……叶神你要吃什么我都去给你买!”

结果抽中SSR之后解锁了新剧情,白起的约会副本开始了。


蓝河开心的划开,丝毫忘了叶修这个声音完全一样的当事人还站在旁边。

这边蓝河继续投入到忘我的做着任务,根据白起的话来选择适合的剧情去回答,屏幕里白起贴近自己,手心将自己拉了过去,温柔的说着月色下极美和动听的话。


然后白起剧情最后念台词的声音似乎和身边某个人一起响起。

像是进入了一场3D立体环绕空间。


“这个世界苦不堪言,你是我唯一的甜。”

蓝河还在琢磨话中意思的时候,游戏的主角已经被白起搂进了怀里,而自己也像是被谁搂了过去。


温热的唇覆了上来,天旋地转,仿佛世界颠倒静止。

叶修试探着加深了这个吻,游戏的背景音乐让这个有些突然的吻在静谧的夜色里更是显的十分动人。

蓝河的背有些颤抖,差点握不住手里的手机。


“作为交换,这就是我的秘密。”


19


整夜无眠的蓝河,连第二天黄少天来喊自己去和兴欣一起出去玩都有些想拒绝。

他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叶修,也没有想好怎么给予回应。

他藏在心底的秘密本来只是因为叶修才偷偷开始玩这个游戏,现在这个秘密被叶修弄得有些复杂。

他开始问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去玩这个游戏呢?

为什么昨晚叶修吻自己的时候,没有推开他呢?


晃神的当口,自己又站在了叶修的面前。

叶修的眼神还是一如昨晚那么清亮,目光炯炯的看着自己。

蓝河不自在的往人群背后缩了缩。


两队人选择去了附近新建的游乐场。

黄少天戴着巨大的玩偶帽子挡住脸,丝毫不计形象的和众人合影。

那边一伙人闹的欢快,蓝河却是心里有事的缩在一边不上前,就差快要退到人圈外的时候,身后似乎撞上了谁。


“饿了吗?”

叶修举着手里巨大的棉花糖问蓝河,笑的温暖。

别人都这么大方了,我在害怕个什么劲啊。

蓝河安抚住有些慌的情绪,伸手接过。


一整天玩的个个都精疲力尽的,他们纷纷表示打游戏都没自己亲身玩游戏这么累,于是准备打车回宾馆休息。

突然雷声翻滚,又是一场大雨势在必行。


蓝雨的车先来,兴欣的随后,结果蓝河因为去买东西来得较晚,蓝雨的基本上都走光了,兴欣的也只剩下叶修一人站在屋檐下躲雨。


“他们人呢?”

“走了啊。”

“那……那你怎么没走啊?”

“我回来拿伞啊。”

“你还带了伞?那伞呢?”

“我以为我忘了拿,结果好像被他们拿了。”

“……好可惜,我也没带伞。”

蓝河抬头看着密不透缝的雨线,伸手去接不停掉落下来的小雨点。


兴欣车上。

“哎?我靠这不是老叶的伞吗?怎么他还要去拿伞啊?那他不是白跑一趟!”

“他去拿伞了?”

“是啊,说让我们先走,他回去拿伞。”

“……可是,这把伞是他给我的,叫我拿回来的啊……”

“……他是年纪大了没记性了吧……”

“有可能……哈哈哈哈哈哈”


只有苏沐橙一人福至心灵了然一切。


20


“要不要试试看跑去车站?”

“啊?”

“叶神,你该动动骨头啦,别老是天天宅在家里。”

“好啊,那你等等。”

叶修将外套的拉链扯下来,将衣服撑开放在头顶,然后眼神示意蓝河一起来躲。


起初还觉得有些别扭,但是叶修特别可靠的一副模样硬是把自己逗笑了,好像昨晚的那个亲吻,也是水到渠成的自然反应。

不如,试试看,这一切会如何。


蓝河笑着缩进叶修的衣服底下。

“如果摔跤了,你可要负责啊。”

“嗯,我负责。”


两个人一路靠着叶修的衣服在雨里狂奔,路过的人纷纷一脸表示不理解现在的年轻人真会玩的模样,丝毫没有人察觉到雨里两张年轻的脸笑的肆意坦荡。


好不容易狂奔到了车站,两个人边笑边跑上气不接下气,那边蓝河手机一声短信提示。

蓝河擦干净手,翻开手机一看,是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

短信没有什么内容,只有一把黑色的折叠伞,上面写着简短的几句话。


“叶修带了伞,但是却给了更需要伞的我们。”


21


蓝雨车上,黄少天还在不停摆弄着自己刚才买的一堆玩偶面具。

“少天,这不是你的伞吗?”

“嗯?!对啊!这是叶修拿走的我的那把伞!怎么又回来了!哈哈哈哈哈哈老叶良心发现还给我的吗!!!”

“……咦……那把伞,我没记错的话,是小许给我的啊。”

一个队员插嘴道。


“什么意思?”

“那把伞,我记得是刚才小许给我的,他说可能要下雨了,叫我把这把伞拿回来。”

“那他不是没伞了吗!我们快回去接他吧队长!”


“不用了。”

喻文州又露出了了然于心的笑容。


“这不是他的伞,他有属于自己的伞。”


22


蓝河转头就看见了淋的湿漉漉样子的叶修,他额前的碎发被雨水搅糊在一起,露出好看俊朗的额头,眼里星星点点,雨水落在他修长的睫毛上,像是藏进了好几场人间烟雨。


“叶修。”

蓝河听见自己的声音说,这是他第一次直呼叶修的全名。

他的脸也湿漉漉的,不知道是雨水,还是那一秒因为悸动而落下的泪。


“我不是那个唯一有伞,却也被雨淋湿的人吧。”


“不是。”

似乎等待了这个答案许久,叶修走上前,任由湿答答的感觉围绕着两人,但是胸口却缠着一团比焰火更热切的东西。

他低头寻着蓝河的唇,又是用力的吻了上去。


这次的吻,不同昨晚的试探和温柔,带上了叶修打游戏时独有的霸道和坚持,不容拒绝。


23


“我再也不玩这个游戏了。”

“为什么啊?你不是因为我玩这个游戏的吗?”

“……胡说!”

“你在厕所偷偷摸摸玩游戏,还被少天以为我在厕所跟人告白呢!”

“……那次真的是无意的!”


“不过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抽不中SSR了。”

“因为运气值没我高呗。”


“不是。”

机场的人来人往里,蓝河第一次勇敢的抱住了叶修。


“因为我,所有的运气都用在了这里。”

“我在现实里抽中了真正的SSSSSSR,是系统里最bug的存在。”


End



评论
热度(990)
  1. 叶梓柠Ketsunan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