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梓柠

【全职高手】【叶蓝】《二十四日》

会长夫人:

【作者:会长夫人】

【设定】私设在叶修30岁,蓝河25岁的故事。

             两人都有oocooc

             会比全职里的叶修让大家感受到更多他温柔的方面。

             蓝河会有小邪恶的一面。

             →部分韩张出现

             部分叶蓝肉渣 

【文风】流水账,本来想写文艺风..结果失败了,,对不起~ <(_ _)> 

              傻白甜一万年不动摇。



可以接受就往下看吧。o(*////▽////*)q


-------------------------------------------------------------------------

 

*立春

清晨,拉开浅灰的窗帘,推开封闭已久的窗户。
阳光微凉。空气微凉。
蓝河伸手碰了碰阳台上盆栽里的一抹绿,泥土湿湿的,冷冷的,却已不妨碍这些新绿开始争先露头。
“小蓝。”叶修扯了扯被子,翻个身,望着窗边的蓝河。
蓝河搓了搓手上保留的泥土,冲叶修微笑:“早安!”


*雨水

本是休息日里的随意散步,二人穿过热闹的公园。天空却扑簌簌的飘起雨来。街边买伞的小贩摆起了摊,趁着这临时的雨,做做生意。
现在还有些冷,蓝河正犹疑着是否要买一把伞,免得淋雨后二人有个头疼脑热的。

叶修却是突然伸手掸了掸蓝河米色毛衣上的水珠,继而自然的牵过他的手,顾自向前走去:“雨中漫步,哥浪漫吧?”

“浪漫你个头,也不怕生病。”蓝河嘴上说着,却也没有反抗。
感受了一阵手心传来的温度,蓝河动了动手指,回握过去,十指交叠。


*惊蛰

 是夜,春雷乍动。本就睡得不安稳的蓝河,忽的睁开眼睛,坐起身询问窗边的叶修:“刚刚是打雷?”睡梦分明被雷声惊醒,但此刻除了隔壁家的小狗汪汪两声,却再没别的声音。

叶修掐灭手里的烟,顺手退了游戏,关掉电脑。

回头对蓝河说道:“没事儿,睡吧。哥在呢。”

蓝河轻轻应了一声,表示知晓,便再次蜷成一团睡了过去。

叶修起身走到床边,看着蓝河的睡颜,俯下身吻了吻他的面颊。

 

*春分

叶修伸个懒腰,捏了捏由于操作游戏太久而发酸的脖子,正听得有人开门。

“回来了?买了什么。”叶修稍一侧身,从卧室向玄关处看去。

蓝河拎起手里的塑料袋,冲叶修晃了晃:“大神,考验你微操的时候到了。”

叶修不解,起身就往蓝河那边儿走。

“竖鸡蛋!”蓝河从塑料袋里掏出两枚才买的鸡蛋,冲叶修笑,“网上学的!听说今天容易把鸡蛋立起来!试试看吗?”

叶修点燃根烟,往一边靠椅一坐:“幼稚不,小蓝。”

蓝河不理他,拿了鸡蛋,往饭桌前一坐,就开始专心致志的竖鸡蛋。

一分钟...五分钟...十五分钟...叶修灭了根烟,再点一根,又掐灭一根...

“你别抽烟了!这烟雾缭绕的影响我发挥!”蓝河愤愤地说。

塑料袋里的鸡蛋们此时全都咕溜咕溜的平躺在桌上打转,好一副安逸的样子。

叶修笑笑,随便挑了个光溜溜圆滚滚的鸡蛋,轻轻地竖在了桌面上:“这叫技术。”

蓝河哼一声,从厨房抽来一只盘子,“啪啪啪”三个鸡蛋重重的竖到盘子里,然后猛地端到叶修眼前:“竖起来了!”

叶修差点没被蓝河吓得烟头吃进嘴里,咳嗽两声开始安慰炸毛的小蓝河:“技术不错!比哥强,比哥强!”

 

 *清明 

“那我出门了。”叶修穿着黑色外套,接过蓝河手中的伞。

“嗯,注意安全。没什么别的要带的了?”蓝河嘱咐。

“啊...沐橙都带着呢。等会过去了再买花什么的就成。”叶修想了想,回答道,“成,那我走了。你上班也注意安全,打着伞过街...注意车。”

蓝河点点头,说了句放心。

 

 *谷雨

 “最近牡丹花开得不错,还挺好看的。”蓝河端了杯绿茶靠在一边看叶修打游戏,猛地一怔,怒拍桌,“喂!你又抢我们蓝溪阁的boss啊你!”

“你不都辞职了吗,怎么说现在也该是我兴欣的人吧,还胳膊肘往外拐呢。”叶修手下不停。

“人家战队的队员都训练着呢,谁跟你一样职业级选手碾压新区啊!从第十区来你换几个小号了,碾压几个区了你自己说!”蓝河怒,很是感同身受的同情着新区的这几个会长。

叶修回头望着蓝河笑的无害:“我说小蓝,哥早就退役了,现在就一新区公会会长,带领我公会成员们抢副本抢boss那是我的责任和义务啊。这不你说的嘛,让我有点当会长的自觉。——茶拿来哥喝一口。”

蓝河被堵的说不出话。之前叶修散漫的一个人打游戏,这新区公会全交给他管理,又被当成保姆的蓝河很是不爽的要求叶修对公会负责,这下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叶修接着蓝河手里的茶,喝了一口:“新茶啊?味道不错。——别生气啊,你刚说什么来着,牡丹花挺好看是吧。那这周末咱赏花儿去呗,怎么样!”

蓝河白他一眼:“喝你的茶。”

 

 *立夏 

通宵一夜没睡的叶修,在第二日中午被什么东西砸醒。

睁眼一看,满床乱七八糟的衣服和被子。砸醒他的,正是两件叠在一起的厚羊绒大衣。

“小蓝,你干嘛呢。”叶修坐起身,将腿从一堆杂乱的衣服里抽出来,抬头便看到蓝河站在大衣柜前捣鼓什么。

蓝河今天穿了条亚麻色休闲裤,搭了件淡蓝的针织线T恤,v字领恰到好处的露出漂亮的锁骨。

自家小保姆身材真是一顶一的好。叶修眯眼,看着蓝河因为热而撩起袖子后的那段白皙的手臂,若有所思。

“你醒了?抱歉我动静太大了吧?”蓝河看看叶修,“要不你去隔壁睡?我收拾收拾衣服,被子什么的。”

叶修摇头:“睡5个小时了,足够了。怎么突然想着整理衣服了。”

“因为立夏了啊,”蓝河一脸大神你缺乏常识的表情,解释道,“之后天气就越来越热了,冬天的那些厚衣服厚被子都可以收起来了。你醒了的话,就帮我把床脚那些搬到隔壁房间衣柜去。夏天要穿的搬过来。”

叶修没听蓝河的指示,反而直接凑到蓝河身边,先看了一眼整理得井井有条的衣柜里面,又侧头亲了亲蓝河脸。

蓝河显然被叶修的举动惊了一下:“你干嘛,大中午的。”

“没什么啊,”叶修转身搬衣服去了,“你这身穿的挺好看。”

蓝河怔了怔,耳朵有点泛红,果然是快要夏天了,有点热。

 

 *小满

 “我出去买烟。你有什么想吃的?”叶修看着客厅里叼着一根香蕉看电视的蓝河,问。

蓝河看看茶几上,水果不剩多少了,于是开口:“再买点儿香蕉回来吧!”

最近到了香蕉的盛产期,一年一度被香蕉支配模式的蓝河开始启动。

“吃点别的吧,香蕉吃多了对胃也不好。”叶修无奈。

“没事没事!最近的香蕉才好吃啊!那种小的芭蕉也好吃!也给我买点儿!”话音未落,蓝河将吃剩的香蕉皮丢进垃圾桶。

——冰镇过的香蕉奶昔应该可以吃了!

蓝河光着脚直接奔进了厨房,眼睛都泛着光。

“你怎么还不去?”咕噜了一口自制奶昔,蓝河疑惑的看着门口的叶修。

对望了许久,叶修终于还是妥协,挥挥手出了门。

——喜欢吃是吧,这么喜欢是吧?成啊,哥晚上让你吃个够。呵呵。

 

*芒种

 前几天,蓝河刚刚过了生日。本是稍微期待着叶修会有什么表示的,却是那家伙依旧如平时,除了打荣耀,就是吃饭以及睡觉。等到晚上十二点,蓝河也没等来一句“生日快乐”,终于只能叹了口气。

两天后,叶修猛地发现,竟然错过了蓝河的生日,有些尴尬的补了个生日快乐,还破天荒的开口唱了个生日快乐歌。

蓝河没什么大反映,就笑笑,说了个谢谢。

“吃饭了,叶修。”一盘苦瓜。

“来吃饭。”一盘炒小白菜。

“喝点汤。”一碗西红柿鸡蛋汤。

叶修摸摸鼻尖:“小蓝啊,你身材挺好的,咱不用这么吃素哈。”

蓝河一脸淡定:“最近火气大,清清火。”

叶修没再说什么,把蓝河夹给他的菜都吃完。不过当晚悄悄跑出去吃了顿麻辣小龙虾。

第二天醒来,叶修觉得嗓子痛的几乎说不了话。

蓝河无奈,依旧苦瓜伺候:“都说了啊,最近火气大。你看,上火了吧。你最近熬夜也比原来多,喝水又少,天气也热了,少吃点辣的咸的啊。”

“以为你生气,生日的事。”

蓝河愣了一下,随即笑出声:“生什么气?我们都在一起多少年了,你哪年好好的给我过过生日了?这个不重要。好了好了,喝点水。”

只要一直和你在一起就够了。蓝河依旧笑着。

 

 *夏至

 一直念叨着夏天,炎热。今年夏至这天,却不是非常热。最近的梅雨天气,反而让人恹恹的,很没精神。

蓝河下班出来,撑着把伞,可风一吹,胳膊马上就变得湿漉漉的。蓝河有气无力地伸手擦了擦胳膊上的水,手上的水却不知往哪擦。

“这么没精神。”却是有人拿着纸巾,拉过了蓝河的手。

“你怎么来了。”蓝河望着叶修,目光闪闪的,大概是对叶修的出现感到惊喜吧。

叶修收了自己的伞,和蓝河并肩伞下:“听说这附近有家火锅不错啊,碰巧,我有点儿想出门了,就过来了!”

蓝河也不去拆穿他。明显的一个家里屯上几箱泡面就能一直不出门的人,谈何特意出来寻觅美食啊?

“这天儿过两天就不下雨了,大太阳有你受的。”也不知到底是不是安慰蓝河令他心烦的梅雨天就快过去了。叶修也就是搂着蓝河的肩,一路向前走去:“今天哥请你吃火锅!”

 

*小暑

 七月初,全国已经普遍高温。H市的气温也是节节攀升,别人都道H市是好避暑的地段。但这其中的闷热和潮湿,也只有刚刚出门的蓝河最能感受了。

从充满冷气舒适的室内出来,蓝河差点被滚滚热浪逼了回去。本是周末,能待在家里悠然自得的吹冷气吃雪糕,却突然收到公司的消息,临时去加班。蓝河心里说不出的苦闷。

走到公交站牌下,纯白的T恤早就湿透,蓝河用湿答答的手拍拍自己的脸,试图让自己精神点,但用处不大。

等好不容易工作结束,飞奔回家,蓝河推开过来开门的叶修,直直的撞上客厅里的空调柜机,抱住就不愿撒手。大口大口的喘了会气,终于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叶修无奈,去拿了毛巾来给蓝河擦汗:“别趴在空调上了,一会感冒!”

“嗯嗯,我头疼呢,热的要炸了。”蓝河胡乱的应着,脑袋却依旧不舍的靠着出风口。

“啧。头疼还吹。”叶修上前拉过蓝河,“你是不是有点儿中暑了。”左手拽住蓝河不让他动,右手早已抚上他的额头。蓝河额头上的汗已经吹的凉凉的了,但脑袋却不断的冒出热量。

“我给你弄点温水喝。坐那边去,不准在这儿对着吹了。”叶修严肃。

蓝河看着叶修笑:“难得啊大神!这么照顾人!”

叶修看蓝河乖乖的坐到一边不会被冷气直接吹到的地方,转身去了厨房。

“心疼媳妇儿罢了。”叶修恢复了懒懒散散的样子,轻描淡写的补了一句。

 

*大署

 酷暑难耐,大多数小区里的住客们约莫晚上九十点都爱往楼下的夜市跑。也就到了这时,柏油路才不再发热,偶尔还能有点晚风吹过。

叶修和蓝河也是这时出去逛了逛,买了个大西瓜准备提回家。两人都穿着简单的T恤,大致及膝的休闲裤,款式相似,颜色不同。

走到楼下,整个楼一点光都没有。蓝河顿时感到不妙:“不会停电了吧。”

叶修叼着根烟走进楼道,跺了下脚,声控灯也没有亮起来。

“电梯也不能坐了。”蓝河一阵郁闷,“今晚还让人睡吗?”

“嗯。”叶修答非所问的应了一声,拎着西瓜开始爬楼。

两人好不容易到家,叶修那根烟终于是在半路就掐掉扔了,现在还有点喘着粗气。

“老了吧,体力跟不上咯。”蓝河拿着手机照明,摸索着开门。

叶修靠墙,侧头瞄了眼蓝河狡黠的笑容,目光却是向下锁在了他那微微一层薄汗的颈间。

两人进屋,一片漆黑,吃西瓜的心情都没了。

蓝河先去洗了澡,再等叶修洗好出来,就见蓝河趴在床上,用着不知从哪翻出来的蒲扇,扇来扇去。

“有蚊子啊!”见叶修进来,蓝河翻身抱怨,“竟然咬我手指!痒死了。”没电,想打蚊子都找不到它在哪。——而且还热!蓝河心里想着,不由的觉得自己又开始冒汗了。

“咬哪了,我看看。”叶修坐到蓝河身边,问。

“食指那!”蓝河愤愤地将左手递到叶修面前,也难怪他现在炸毛,两人住一起这几年,叶修从来不被蚊子咬,但蓝河一到夏天就满身是小红点儿。

“哦。”随意应了一声,叶修伸手抓住蓝河左手手腕,再次开口,“消消毒。”

等蓝河反应过来时,就感觉手指间传来不一样的热度。正是叶修轻轻地舔了舔着他的手指。蓝河没有说话,手指也只是轻轻的颤了颤。

叶修抬眼,声音里全是笑意:“不痒了吧?”

蓝河正欲张嘴反驳,叶修便趁机吻了上来,原本被叶修抓住的左手,此时也并没有被放开。蓝河只觉得热,被攥住的手腕在出汗,额头、脖颈间都在出汗,背也湿了一片。但眼前的人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打算。叶修的右手抚上蓝河的腰,将人往怀里带了带。

“唔...”蓝河挣扎,轻轻咬了咬叶修的唇,终于找到一丝喘气的机会。

“别闹,不热吗?”蓝河躲了躲,叶修的呼吸喷到他的耳边,很热,真的很热。

“热啊,”叶修咬咬蓝河的耳朵,“不过总是要出汗的,不如跟哥做点儿有意义的事儿呗?”

“你真是...”蓝河有些羞愤,什么鬼逻辑!

“诚实点别躲了,嗯?”叶修终于放开了蓝河的手,自己却自然地覆上另一处。

蓝河一个激灵,不由拽了拽叶修的衣服:“你...别...”

“小家伙也够躁动不安的,”叶修恶劣的捏了捏,笑道,“你就由着它去吧,小蓝。”

蓝河没在辩白。两人在一起这些年,这种事也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哪次不是自己任由发展的?虽然谈不上习惯了,不过也不必扭扭捏捏的推拒半天。

“我明天上班。你轻点。”蓝河深舒一口气,最后三个字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

叶修笑了下,手上动作没停,侧头再次封上了蓝河的唇。

数次过后,蓝河终于是支撑不住,困得睡了过去。叶修拿来毛巾给蓝河简单的清理过后,将空调被的一角扯了过来搭在蓝河的肚子上,怕他着凉。

再摸黑洗完澡出来,叶修叼了根烟,就在床边坐着,手里拿了蓝河之前翻出来的蒲扇,对着蓝河轻轻摇着。大概是感觉到了一丝凉风,蓝河往叶修身边缩了缩,这最热的夏夜,就在叶修手中扇动的丝丝凉风中悄然而逝。

 

*立秋

 落一叶而知秋。

梧桐树落下的两三片叶子,也昭示着这个秋天的来临。白天的气温没有任何改善,夜里却好睡了些。

不过对于有些怕热的蓝河来说,这不过是长夏罢了。只是没有盛夏的那种被烘烤的炽热了,蓝河也稍稍觉得上下班的路途轻松了不少。

秋季将至,也是要变得干燥起来了。

想到家里那个工作等于网游的大神,蓝河回家前买了点菊花茶。

果不其然,回到家,叶修聚精会神的坐在电脑前,旁边尽是散落的烟头,连个水杯的影子都没有。

“你要是块儿田,早就干涸而死了。”蓝河将水杯递到叶修面前。

“这不有你呢吗。”叶修接过水杯喝了两口。

菊花茶呀?叶修扭头看了看蓝河,话到嘴边硬改成了:“不错,降火。”

谁让小蓝现在的表情是你敢不喝就试试看呢?

 

 *处暑

 清晨醒来,确是因为一阵凉意。蓝河拉了拉薄薄的空调被,将自己裹了个严实,蜷成一团。

窗外传来滴滴答答的雨声。

这今年的秋老虎,势头还没起来,就被一场雨给压了下去。

大概就是俗语说的,一场秋雨一场寒吧。

想到叶修昨晚又是一夜没睡,本来迷迷糊糊的蓝河猛地惊醒,这家伙不会一晚上就穿个短袖打游戏呢吧?

蓝河起身看了看一边的叶修,正披着个黑色外套聚精会神的刷副本呢,鼠标键盘噼里啪啦的响,旁边还有杯正飘着热气的茶。

还行,终于有点照顾自己的生活技能了。

“醒了?昨天半夜下雨了,挺凉的,你今天去上班记得穿个薄外套。”叶修抬抬下巴,像是指了个方向。

床头边的靠椅上搭着件淡蓝的外套。

蓝河不知叶修是怎么把这件衣服翻出来的,但不得不说现在,心里很暖。

 

*白露

 “小蓝,给哥拿根烟。”叶修冲蓝河抬了抬手,一副大爷样。

“还抽什么烟?嗓子不要了是不是?”蓝河没好气的一巴掌拍到叶修手上,“手老老实实放回去。我去给你拿药,下午出去打针。”

难得,叶修没有反驳,老老实实地将手收回被子里,冲着蓝河眨眨眼:“嗯嗯嗯都听你的。哥老实吧?”

蓝河终于是白了叶修一眼,笑了出来:“跟谁学的啊你。”

“方锐大大。”叶修见蓝河笑了,才是安心下来。

叶修不是个容易生病的人,两人在一起几年,要说有个头疼脑热的,那都是蓝河。叶修平时虽看起来没什么精神,除了打游戏什么都一副恹恹的样子,但身体其实还是挺不错的。

前几日叶修去了趟X市,走前嫌麻烦,也就带了两件短袖T恤,说是X市即使到了九月也不会冷。

蓝河查了查X市的天气预报也就随他去了。结果,天气预报这种东西,根本不能相信吧。

叶修早六点到了X市,没出站,就觉得温度很不妙,不过也没做什么多的打算,蓝河自然不知道这事。

等回来那天,叶修烟没抽两口,却咳嗽起来,夜里甚至爬起床去卫生间吐了一次。

蓝河被吓到了,迅速拽着叶修去医院。

蓝河去挂号,看着叶修闭着眼坐在走廊的靠椅上,嘴紧紧地抿成一条线,他心里泛酸。

等排好队回来,眼睛红了一圈。

叶修睁眼,看着低头不说话的蓝河,捏了捏蓝河的手指,轻声道:“感冒而已,哥没事。”

蓝河依旧不语,照顾叶修,跑前跑后,只是也没笑过。几天下来,叶修反而觉得蓝河瘦了不少,吃得少,夜里还总睡得不安稳。

想了半天法子,叶修一副大爷样,冲蓝河说了句:“小蓝,给哥拿根烟。”

平时状态的自己,就是最好的让他安心的方法了。不过偶尔卖个萌也不错。

 

 *秋分

一年两次的换衣季,蓝河这次却是收拾了一半,就双手交叉起来环抱胸前,望着衣柜若有所思开来,目光一会儿就移到了叶修身上。

“怎么了。”叶修的手指还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敲着,头也不回,却开口问了蓝河一句。

“不太专心啊你。”蓝河往屏幕看了一眼,叶修正在下副本。

叶修索性拿下了耳机:“还成,随便混点儿经验。有事儿?”

蓝河扫了眼叶修的黑色外套:“我们今天出去逛逛吧。天气也凉快了。”

“嗯,行啊。等哥打完这本。”叶修头也不回,蓝河想去,他就答应,就这么简单。

身后蓝河倒是勾勾嘴角一副得逞的样子。

二人逛到商场,叶修往休息区的沙发上一坐,打火机已经把烟点上。一边商场的管理才张口喊了个“先——”,生这里不准吸烟,这七个字愣是被叶修那娴熟的一气呵成的操作给憋的吞回肚子里了。

管理还没来得及发火,一边店里的蓝河拎了件深棕休闲服开口了:“过来过来,看看这件!”

叶修麻利的掐了没抽两口的烟,进了店里。愣是没发现旁边站了个穿工作服的盯了他老久。

“你穿?”叶修眯起眼,开始思考。他自己对穿着是没什么要求的,但蓝河穿什么好看他却门儿清。拿这件深棕的休闲服来说,虽然蓝河这几年也长大不少,成熟多了,但在叶修看来还是该穿软软的更随意一些的衣服,风衣或者针织外套。这种剪裁整齐,略有棱角的偏西装款式,蓝河几乎没有尝试过,叶修不知道蓝河到底适不适合,不过偶尔换个风格...

“你穿!”蓝河笑,把衣服塞进叶修手里,“这个白的,一并去试试!”蓝河又拿来一件搭在那休闲服里面的长T。

叶修无奈,才知今天蓝河是拉他出来买衣服了。不得不说蓝河了解他,如果直说是出来给他买衣服的,叶修肯定会说你替我买回来就好了。

“别拒绝啊!穿出来我看看。”叶修半推半就,终于还是被蓝河送进了更衣室。

叶修换好一身衣服,懒懒散散的走出来,就看着蓝河,抬了抬下巴,意思:哥看起来怎么样?

“干净!”蓝河惊呼,一边买衣服的人都被他这一声叫的望了过来。

“气质!帅!”蓝河小声补充,有点不好意思。

说实话,叶修身材完全不算好,不过一穿衣服到还真是遮得恰到好处,加上比例不错,显得型挺正。

“必然的。”叶修又是面露嘲讽,虽然不是他本意,但蓝河还是忍不出想一巴掌...

“就这个了,”叶修淡定掏卡,直接去收银台就买了下来,牌子扯掉,回来又散漫的搂过蓝河,“哥今儿这么帅,就带我家小蓝约个会去~走着!”

 

 *寒露

露水以寒,将要结冰。 

晚饭过后,叶修和蓝河坐在客厅看了会电视,蓝河抱着茶杯一口一口的喝:“你等会刷副本?今晚还睡吗?”

“不睡了。”叶修抽着烟,“今天到等级上限,副本刷出来就是最终记录了。搞定还要组织大家打一下守护魔神。”

“然后有时间再去看看能不能碰到个野图boss?”蓝河接话。

“野图boss这周没了,”叶修认真的回答,“才抢一半,没意思。”

蓝河表示不想说话。

等到凌晨,叶修去了网游,蓝河也没睡。

“怎么不睡?”叶修问。

“看会电视。”蓝河在客厅道。

等到叶修刷完副本,侧头就看到了电脑边放着的一杯绿茶,摸了摸已经凉了。再看了看客厅,灯依旧亮着,电视里的广告声也听得清晰。

“你们先回公会组织人,我等下回来。”叶修对一起打本的队员说着,说完便放下耳机。

客厅里蓝河已经睡着了,抱着沙发上的抱枕,坐在那头跟小鸡啄米似的。

叶修不由笑出声,这样都不会醒?

“这么困了就去睡啊。”叶修好笑,走过去想把蓝河抱起来。

“嗯?”被惊醒的蓝河抖了一下,“你怎么出来了。”

“茶都凉了,我看看小保姆在干嘛呗。”叶修笑,“去屋里睡吧,小心着凉了。”

蓝河点点头,晃晃悠悠的进屋,又晃晃悠悠的出来,手里多了个装着茶水的杯子,蓝河看了眼站在原地的叶修:“你进去吧,我给你换一杯,等会就睡。”

过一会,蓝河端着杯新泡的茶递给了叶修:“那我睡了,你喝完记得自己倒。”

叶修揉揉蓝河的头:“嗯,晚安。”

 

*霜降 

 似乎回到了立春时的天气,蓝河和叶修如今晚上睡觉窗户几乎只开一半,被子也换了稍微厚些的。

早上醒来,蓝河开窗通风,就发现家里的小植物们叶子上都凝了薄薄的白霜,伸手摸了摸,立马化成了水。

搬进来好了,免得天气再凉会冻伤,来年就长不出来了。

整理好植物,蓝河洗漱完毕,就出门逛超市去了。

叶修不太喜欢吃蔬菜,但蓝河一直要求他多吃,特别是入秋之后。

霜打过的蔬菜,是很好吃的,当然不是那些冻伤的。

起得早才能买到更新鲜的菜!

两人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蓝河也是居家技能点越来越娴熟了。

“出去买菜了?”等蓝河回来,叶修已经起床了。

餐桌上放着一些切片面包和两瓶牛奶。

“厨房什么味儿。”蓝河皱眉。

“没味儿啊。”叶修淡定,“吃点东西。哥特意准备的。”

蓝河好笑,不住的往厨房看,嘴上随意附和:“您辛苦了啊,大神。”

叶修不搭腔,自己戳了罐牛奶喝起来。

蓝河叼了片面包,去厨房看了看,垃圾桶里有两个焦掉的鸡蛋。

算咯,我家大神哪都好,就是做饭技能点没点过。

蓝河从厨房出来,冲叶修笑了笑:“又失败了?”

“煎鸡蛋是高阶技能,哥只会低阶的,蒸个米什么的。”叶修回头,一本正经的说。

“那,哥教你?”蓝河学着叶修的语气,做出个抽烟的动作。

叶修笑:“求蓝河大神赐教啊。”

蓝河稍稍欠身,凑过去亲了亲叶修:“学费,收到。”

叶修有点惊到,自家小蓝总是给他不一样的惊喜啊。

当然叶修不太明白这超出蓝河性格范围外的举动他是怎么做出来的,不过叶修也不在乎,毕竟小蓝主动,这件事,让他心情大好。


*立冬

 大幅度降温后,蓝河怕冷又怕热的小身板儿早就穿上了毛茸茸的厚毛衣,就像一团球。叶修看着蓝河头重脚轻的样子有点想笑:“现在就穿成这样,冬天怎么过。”

“先穿棉袄,再冷就穿羽绒服。”蓝河道,“不过我们公司的同事真的都穿的好少啊,我好几个朋友现在才穿稍厚一点的T恤和外套而已。——你也穿很少!”

“哥身体比你好啊。”叶修道。

“你今年感冒了,我没有!”蓝河道。

叶修张口准备再说什么,蓝河捂住他的嘴:“你今年感冒了,我没有!”

“你今年感冒了!我没有!”蓝河的得逞似的笑,手还是不拿开。

蓝河心里很是清楚,要是给叶修反驳的机会,那嘲讽模式开启后,自己只有认输的份。于是这次先发制人。

叶修看着自己家天真的小孩儿,也没再跟他较真,反倒捏了下蓝河的手:“手有点凉啊小蓝,别感冒了。”

“嗯,没事没事,我穿的还是挺暖和的。”蓝河点点头,“那我上班去了,你自己在家冷了就加衣服!”

叶修随意的挥了挥手,表示自己知道。

这个冬天,就这么开始了。

 

*小雪

步入十一月,蓝河的工作也渐渐多了起来。经常加班到很晚。蓝河担心叶修一个人在家就不吃饭,索性让他去俱乐部那边两个月。

兴欣俱乐部的食堂。

最初战队的成员们,都在一起用餐。不过几乎没露过几次面的叶修一来,新队员们都开始交头接耳的讨论。

“小蓝又开始忙了?”苏沐橙给叶修夹了个菜,“食堂鱼香肉丝不错。”

“嗯,年末了,”叶修随意应着。

“你倒是来咱这蹭饭了,蓝河怎么办?”陈果依旧的大大咧咧,虽然是战队的老板娘了,可从来不摆什么架子,同样和队员们同吃同住。

“他说有盒饭。”叶修应了一声,不过可能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他心里想。

“你还真是不担心。”陈果嘴上说着,手里却又把汤往叶修那推了推。

“谢了啊,老板娘。”叶修扬扬筷子,继续吃饭。

下午指导完一部分的新人,叶修准备回家,走之前却是找到了苏沐橙:“等会有事吗?”

“没有呢,怎么了。”苏沐橙问。

“跟我回趟家,帮个忙。”叶修有点不自在。

苏沐橙心下了然,轻轻笑了起来:“怎么啦,想给小蓝做饭?要我给你指导指导?”

叶修拿手指点了下苏沐橙的额头:“走着。”

这也算是蓝河和叶修相处的几年来,每到年末的一点特别的点。

叶修不擅长独立做饭,不过有他人在旁边指点两句的时候倒是能完成的不错。

两人相处本就是互相照顾、互相体谅的过程。

蓝河会付出,叶修同样也会。

 

*大雪

 “今天是大雪啊,可是为什么不下雪。”蓝河看着天空,闷闷不乐。

“哪年这时候都不下雪。”叶修抽了口烟,不过气温还真是够低的。

叶修今天难得又从家里逛出来接蓝河下班,不过因为加班了一阵,现在已经是晚上8点了。

“冷吗。”叶修给蓝河拉了拉帽子,以便把蓝河的耳朵遮起来。

“还好!”蓝河围巾也是围个严实,只露出一双眼睛,真诚的看着叶修。

“估计再过俩月就下雪了。”叶修深吸一口气,将最后一小节烟全部燃尽。扔进路边垃圾桶。

蓝河应了一声:“放年假的时候下雪就能出去玩了。”

叶修搭上蓝河的肩:“到时候带你去哈尔滨玩一趟。”

“看冰雕之类的吗?好啊!”蓝河有些小激动。

叶修伸手将蓝河的围巾往下拉了拉,蓝河湿湿热热的呼吸在他手指上凝了些水雾,叶修顺势捏捏蓝河的脸,笑道:“小孩子!”

 

*冬至

 北方有个说法,冬至要吃饺子,防止冻耳朵。

叶修他们却没有这个习惯。不说是因为叶修也不在意这些传统习俗?

今年却是在和张新杰通电话时被引起了兴趣。

叶修在家闲来无事,拨了韩文清的电话,想跟他寒暄寒暄。退役之后的韩文清并没有像叶修一样还继续着关于俱乐部的工作。不打比赛的韩文清很坚定的直接转职找了份稳定的工作,反而张新杰有时会去俱乐部指导一下新人。

“喂,老韩。”电话接通,叶修的声音就开始自带嘲讽技能。

“叶修吗?队长正在煮饺子。你有什么事?”电话那边传来的却是张新杰的声音。

“咳咳咳…做饭啊?老韩?”叶修显然被这一事实惊到了。

“只是将饺子放入水里煮熟。”张新杰道。算不上是做饭。

“咳咳,我没什么事,先不打扰了,你让他好好煮着。”

叶修还没挂电话,就听到张新杰在对面说:“叶修的电话,让你好好煮饺子。”

“他让你没事别打电话。”接着又传来张新杰的声音。

“太残忍了吧,好歹也是惺惺相惜这么多年的对手了,退役后联络联络感情,分享一下老人的悲伤,不是挺好么。”

“有叶神领导的兴欣公会如今也让霸气雄图不太好过。没什么别的事我就先挂了,冬至节快乐。”张新杰表达了一下也并不想和叶修穿一条裤子的意愿后,礼貌的问候了节日快乐,就挂了电话。

“哎小蓝,今天是个节?”叶修问远在厨房的蓝河。

“哦,冬至吧。听说北方那边今天都会吃饺子。”蓝河回,“我有个朋友说他大学那会冬至的时候去食堂吃饺子都得抢,去晚了就没了呢。”

“哦。这样啊。”叶修若有所思。

“怎么突然问这个,你跟韩队说什么了?”

“没跟他说,张新杰接的电话。”叶修回,“诶,晚上我给你煮饺子吃怎么样?”

“好啊。等会我出去买袋速冻的。”蓝河回答。他已经准备好多买一袋了,等叶修煮失败了,自己还得亲自上阵。

不过晚上,看着餐桌上两盘速冻饺子煮的卖相不错,蓝河表示了他的吃惊和对叶修深深地赞赏以及期待。

“煮个饺子而已,哥怎么会输。”叶修咬了口自己煮的饺子,有点得意。

蓝河心下了然,准是那边韩队亲自下厨了。叶修就这点真的还有点像小孩儿。

蓝河也不拆穿,嗯嗯的应了两声,又表扬了叶修两句。

叶修这个冬至过得那叫一个开心。

 

*小寒

 之前的两天,天空都昏昏沉沉的,给人压迫感和厚重感。

空气除了冷就是冷,夏日的那种湿润的感觉已经离人们对空气的认知越来越远。风也是瑟瑟如刀。

街上的行人全都裹得严严实实,生怕透风似的,低着头,行色匆匆。

这样的天气,叫人心情不好。

不过蓝河却有点开心。住到H市的这几年,蓝河越来越习惯这种天气,大概因为那是他期待的那种天气的前兆。

大雪,如期而至。

一夜的雪,静静地落下来,堆积,一片白雪皑皑的世界。

“果然下雪了!!”蓝河激动的推开窗,窗台上积的雪沫子噗噗撒撒的飞了些落到屋里的地板上。

“出去玩吧今天!”蓝河转过身跑去把叶修推醒。

“你不冷吗。”叶修睁眼,看看蓝河冻得红红的鼻尖。

“不冷!不都说下雪不冷化雪才冷吗?”蓝河道,“去公园吧!趁着还没太多小孩子去把雪踩掉!”

叶修好笑:“你先踩了是吧。心真黑啊蓝河大大。”

蓝河嗯哼一声,并没否定:“所以咯,叶大爷快点起床!”

“成。难得见你激动。”叶修翻身起床,“啧,窗户先给哥关上,冷啊…蓝河大大!”

蓝河去给叶修关了窗户,眼里的笑意根本收不住。

叶修一件一件的往身上套衣服,蓝河来到H市才算是真的和雪有了接触,每年的大雪,都让蓝河兴奋。叶修喜欢蓝河,因为他干净,纯粹,会照顾人,也因为他有时像个孩子会让叶修想宠他陪伴他。


*大寒 

一年中最冷的夜里,蓝河侧身缩成一团睡在床边。被子也散开,冷空气顺着缝隙就往被子里钻。

叶修关了电脑来睡觉的时候,就见蓝河缩在一边儿的样子,几乎要掉下床。

“小蓝,过来点。”叶修伸手把蓝河往床中间挪了挪。

一摸,蓝河肩膀都凉凉的。

叶修索性拉开自己那床被子,铺到蓝河那床上面,和蓝河钻进一个被窝。

把蓝河翻过来面朝自己,叶修伸手给蓝河暖手:“小蓝,小蓝?脚放过来,我摸摸。”

蓝河迷迷糊糊的两脚都蹬到叶修腿上,往热源靠近了些,然后接着睡。

叶修夹着蓝河冰凉的脚,再伸手把蓝河往怀里搂了搂,给他掖好身后的被子才睡了过去。

没多久,蓝河身上就暖和起来了,两床厚被子压在身上,他有些喘不过气,醒过来就发现自己缩在叶修怀里。

明白大概发生了什么,蓝河看着叶修的睡颜,伸手拨了拨叶修额头前细碎的头发,又轻轻的吻了吻叶修的唇。


*二十四日 

又过去了一个春夏秋冬。

一个叶蓝在一起的春夏秋冬。

有一个这么爱自己,自己也这么爱的人,还要什么更多?

幸福却又简单的生活,大概就是这样了。


----------------------------------------------------------------------------

【写在后面】

本来只想每个节气写140字左右的,结果想到叶蓝就hold不住的想让他们甜,想让他们甜甜甜。想让叶神对小蓝更好更好,更会表达自己。

所以整篇每一部分都在爆字数,【虽然我确实也没控制字数。

最后就写了这么长。好开心啊(┳_┳)... 

OOC的点蛮多的,自己也没控制好,下次会继续努力的!

不过我希望每一个喜欢叶蓝的小伙伴都能喜欢这篇甜甜甜w

我爱叶蓝,也爱你们~


另外,清明那段,伞哥的设定并不是叶修的前任之类的设定,只是叶修十年荣耀来的挚友和伙伴,是他在乎的朋友。个人不太喜欢把伞修和叶蓝扯到一起~博爱党希望两边都是纯粹的爱。所以提醒一下w

 

 


评论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