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梓柠

【江周】失物招领

一一:

我胡汉三终于回来了TUT



 

江波涛一阵风般冲进商场的值班室:“您好您好,经理您好,我就是广播里说的那个掉了钱包的顾客!”

说着,江波涛伸手抹了一把汗:刚才的局面实在是太尴尬了。

他在收银台前排了半天的队,好不容易轮到他结账,但等他把手往口袋里一插,却发现本应放在裤袋中的钱包竟然不翼而飞。

前有满面笑容等着他付款的收银员,后有迫不及待等着付账的一长排顾客,江波涛把全身上下的口袋都摸了个遍,却依然一无所获,不由急出了一身汗。

后面的顾客等得不耐烦,连声催促,江波涛只好赔着笑提着自己的购物篮退回到商场之中,装作对旁人小声的议论充耳不闻。

江波涛一边沿着刚才购物时的顺序把货架与货架之间的通道认认真真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生怕钱包就掉在了不起眼的角落里,一边在心里庆幸:还好周泽楷刚才因为身体不舒服提前回酒店去了,不然被对方看到自己这样丢脸的样子,也实在是太逊了。

这个时候,商场广播里重复播放的寻物启事消息于他而言不亚于天降甘霖,江波涛提着购物篮便飞奔向了值班室。

值班室里坐着两个年轻的小姑娘,看见钱包的失主上门,其中一个从失物招领的柜子里拿了钱包要还给他,却被另一个看起来精明许多的拦住,将钱包放在江波涛视线以外:“等等,小张,你怎么知道他真的是钱包的主人呢,我们还是先问问他钱包里有些什么东西吧。”

“您问,您只管问。”江波涛点点头,在她们对面坐下,“我这个钱包用了好久都有感情了,里面几张纸币几张会员卡我都一清二楚。”

两个小姑娘低着头围着钱包看了一会儿,其中一个抬起头来,道:“好吧,那我先问一个最简单的问题,您丢的钱包是什么颜色的?”

这个问题确实简单,江波涛想也不想,直接回答道:“黑色!黑色长方形的,边角上还有个LOGO。”

两个小姑娘面面相觑,同时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钱包。

那是个印花浅棕色的男士钱包。

 

“浅棕色。”周泽楷想了想,道,“带印花。”

酒店前台的表情变得纠结了一点:“先生,您确定吗?”

周泽楷有些茫然,但还是点点头:“是的呀。”

哪有人会傻到把自己的钱包外形记错的。

不过,两手空空地在商场里逛了一下午、直到回到房间打算开门时才发现放着门卡的钱包无影无踪的自己其实也挺傻的。

好在酒店前台处贴出了一张失物招领的公告,这才让他不至于傻傻地去大马路上找钱包。

要是江波涛知道自己冒失到这个地步,肯定会笑话自己的丢三落四吧。

周泽楷心中庆幸自己早回来一步,又问前台:“还有什么问题吗?”

“呃,”前台纠结着神色,又问道:“那您说说,钱包里放着几张银行卡,分别有什么银行的?”

周泽楷摇摇头:“没有呀,没有银行卡。”这个临时钱包里他只放了些现金。

“会员卡呢?”前台问道。

“也没有。”周泽楷坚定地摇摇头,下午出门的时候,听江波涛说他带了商场的会员卡,于是自己就什么也没拿。

“这样啊……”前台低头看看手里的钱包,又看看面前神色看起来不似说谎的帅气小哥,一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因为他手里的黑色钱夹中,每一格卡格都满满当当插着各色银行卡和会员卡。

 

“里面有几百块现金吧,经理啊虽然是我自己的钱包,但我也不可能记清楚到底放了多少现金嘛。”江波涛想了想,道,“要不这样吧,我给你报一遍钱包里有什么卡,银行卡卡号都可以报给你,来证明一下我真的是钱包的主人。”

小姑娘皮笑肉不笑了一下:“这就不用了。”

本来已经准备好滔滔不绝报卡号的江波涛噎了一下,显得有些不理解:“怎么不用了,诶你们工作态度不能这样敷衍啊,要我真的是来冒领钱包的,那钱包真正的主人不是亏大了吗?”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江波涛打断了她,“钱包里有一张金色牡丹卡,一张蓝底的龙卡,卡号分别是……还有一张健身会员卡,一张交通卡,噢对了,还有一张你们商场的会员卡呢!”

两个小姑娘又低头去看钱包,将手中只有一张酒店房卡的钱夹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抬起头,狐疑地对视了一眼。

那个原先想直接把钱包还给江波涛的小姑娘小声地跟同伴道:“还好我没把钱包给他,没想到他真的是个冒领的啊,也太不要脸了。”

另一个精明的忍不住敲了一下她的额头,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小张你的观察能力还是真够差的。”

第一个小姑娘茫然道:“啊?”

她的同伴打开钱夹,指着钱包里一张照片,没好气道:“你看这张照片,像谁?”

“像谁?”小姑娘思考了一番,抬起头看了看坐在对面的江波涛,没掩饰住自己的一脸惊讶,“怎么是他?!”

“所以说,这个钱包就算不是他的,也是他的朋友的,”精明的那个摸了摸下巴,“会把人照片放在钱夹里的,说不定是女朋友?”

“咳咳,经理啊,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吗,问完了的话,能不能把我的钱包还给我啊?”江波涛见她们两人忙着小声嘀咕,无奈地举了举手中的购物篮,“我这儿还有个冰淇淋呢,早该化了。”

两个小姑娘连忙敛起神色坐直了身体,精明的那个还没有开口,小张姑娘已经问出了声:“先生你是不是有女朋友啊?”

 

“是这样的先生……”前台小哥努力组织着语言,“虽然我这儿捡到了一个钱包,但是它跟你的描述完全不一样啊,所以这可能不是你的钱包……”

“啊?”周泽楷神色变得纠结起来:难道他真的把钱包掉在外面了?

新钱包里的现金不多,钱包也不贵重,要是放在平时,按着周泽楷的性格,钱包丢了也就丢了。

只是这回跟往常有些不同,钱包里有些没法见人的东西……得在江波涛回来之前把钱包找回来!

“那我去外面找。”周泽楷跟前台小哥挥了挥手,打算去马路上碰碰运气。

但他刚转身,身后却传来前台小哥有些着急的声音:“这位先生,这位先生,您稍等一下!”

小哥跑出来,拦在他面前,在周泽楷眼前打开了钱包:“刚才我的话还没说完呢,虽然这个应该不是你的钱包,但是里面放着你的照片,我想,这会不会是你女朋友的钱包?”

周泽楷看着黑色长款钱夹中那一张明显是偷拍的照片,惊讶地眨了眨眼。

 

“女朋友?”江波涛迷惑地皱了皱眉,“没有呀。”

说完,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色忽然有些尴尬:“哎呀,你们说的是那张照片是不是……”

小姑娘点点头。

江波涛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想了半天,道:“你们也看到了,照片上是个男人,对不对?”

当然是男人了,两个小姑娘想,难道我们还会把你当成女人吗?

“所以,”江波涛认真道,“那个照片上的人,是我还没追到手的男朋友。”

“什么?”两个小姑娘异口同声道。

江波涛也觉得尴尬,他暗恋周泽楷这件事从来没人知道,平时也不敢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只是偷偷地拍了对方的照片藏在钱包里而已。

“这个,你们不要歧视同性恋嘛……”江波涛无奈道。

“我们不歧视啊!”两个小姑娘又异口同声,把浅棕色的印花钱包摊在江波涛面前,“但你这是自恋啊!”

 

周泽楷从前台小哥手里接过钱包,翻来覆去看了好久,最后将照片拿出来,翻过来看了一眼。

背面的空白上写了一行字。

周泽楷这回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回轮回客场比赛,酒店里住着几个队友,也可能有他的粉丝。

会在钱包里放他的照片的人有很多,偷拍他的人也可能有很多。

但照片背面的字迹却熟悉得不得了,熟悉得让他没办法再自欺欺人。

周泽楷涨红了脸,在前台小哥恍然大悟又心照不宣的眼神之中,结结巴巴道:“我、我知道这是谁的。”

前台小哥也看见了那行字,便把钱包放心地交给了周泽楷:“既然是先生您的女朋友,那钱包就由您还给她吧。”

 

江波涛揉揉眼睛,又揉揉眼睛。

但还是有些不敢置信:“怎么会有人在钱包里放我的照片?”

他拿着照片又看了一会儿:“还是偷拍的?我什么时候有这种脑残粉了?”

但他很快觉得不对:手中这个钱夹,明显是男款。

而且看起来……还有一丝丝的眼熟。

江波涛想了很久,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在一堆纸币中翻找了一会儿,果然翻出一张便利店的小票。

江波涛张张嘴,心脏像是忽然被人攥紧,但又很快松开。

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这个钱包的主人……我认识。”

小姑娘好奇地问道:“是谁呀?”

江波涛缓缓道:“刚才我跟你们说,我有个还没追到手的男朋友……”他抬起头来,冲两个茫然的小姑娘笑了一笑,“我有预感,我很快就能追到了!”

 

周泽楷拿着钱包走出酒店。

酒店外面就是马路,人来人往。

商场离酒店不远,步行也就十分钟的距离。

江波涛的钱包丢在酒店里了,肯定没法付账,所以自己现在应该赶过去把钱夹交给他才对。

但是当他走在马路上的时候,又觉得有些迈不开脚步。

好像撞破了对方什么小秘密一样,整个心都忍不住扑通扑通跳得飞快。

于是他有些丧气地坐在路边的花坛上,心里想着接下来见到人的时候到底该做出怎么样的表情。

“小周。”

耳边好像有人在叫自己,声音很熟悉。

周泽楷茫然抬头,面前不远处站着个人,手里提着购物袋,另一只手里捏了个东西。

周泽楷张张嘴,却又闭上。

要怎么说呢?

是要告诉江波涛,你的钱包掉在酒店了。

或是问他,你怎么结的账。

又或者是,你是不是喜欢我。

那么对方又会怎么回答呢?

 

江波涛一步步走近来,他从购物袋里拿出冰淇淋,撕开了包装袋递给周泽楷,道:“快化了,小周你快吃。”

周泽楷只好接过冰淇淋,舔了两口,把嘴边的话都咽了下去。

江波涛在他身边坐下,语气很轻快:“等急了吧?刚才有事去了一趟商场的值班室,因为听到广播里在播报一则失物招领,就过去了。”

周泽楷心里一动,忽然想起来,自己的钱包也丢了呀!

江波涛把手里的钱包递过去:“因为我的钱包丢了,就拿你的付了钱啦,回头我把钱还你。”

周泽楷看着他手里熟悉的钱夹睁大了眼,憋了半天,最后问道:“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这个嘛,”江波涛懒洋洋地拖长了音,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我觉得有人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钱包里为什么会有我的照片。”

看着周泽楷骤然变红的耳廓,江波涛心情大好,不由感叹道:“虽然丢了钱包,但是塞翁失马啊。”

话音刚落,胸前忽然被拍上了一个长方形的物什。

江波涛低头一看,正是自己消失了一个下午的钱包!

“你也欠我一个解释。”周泽楷道。

江波涛惊讶地看着自己失而复得的钱包,很快想明白了事情的起因经过:“原来是掉在了酒店里啊。”

他打开钱包,照片上的周泽楷腼腆地微笑,漂亮得叫人心动。

“小周,既然你看到了这张照片,应该也看到背面的字了吧,我还需要做更多解释吗?”

江波涛搂住周泽楷:“我希望,你的解释和我一样。”

周泽楷低头咬了一口冰淇淋,掩饰自己涨红的脸色。

为什么要把对方的照片放在钱夹里呢?

江波涛在照片后面写:喜欢你呀。

是呀,是因为喜欢你呀。

 

晚风吹过来,温柔吹拂在两人的脸上。

冰淇淋好甜啊。


评论
热度(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