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梓柠

【顾韩】微时

这样的结局看似不完美,但按照这里的文路和人物的性格顾飞大大没有向公子告白却在情理之中。

惜岁月绵长:

一、

遇到韩家公子是在一个午后,大约四五点的光景,哪怕在夏天太阳落了大半就温柔了许多,小区的街道大多数院子里种着三角梅此时开得正艳,一片一片的红红绿绿在围栏里有几分古朴的乡村情调。

虽然那只不过是一个背影,也不是穿着游戏里圣洁无比的白色牧师法袍,但那样的身影足够顾飞一眼认出前面的人,韩家公子。

不远处韩家公子抬着头,他面前是一栋不算高的居民楼,目光大约落在六七层的高度。

“这不上不下的楼数,也不知有没有电梯。”耳力极佳的顾飞听到他的自言自语,相当的嫌弃啊。

韩家公子转过身的时候就看到了顾飞站在他身后一米的地方,倒没有怎么吃惊的轻飘飘说了句:“原来真是你。”

“原来你会听音辨人?”顾飞开玩笑的口吻逗他。

“功夫练多了脑子秀逗了?”韩家公子显然对顾飞的幽默是领会不能的。

早习惯了他这睥睨天下的模样,久到不知什么时候的以前就已经没有了想拔出暗夜流光剑砍人的冲动,顾飞无所谓的对他笑笑。

顾飞本来是出来散个步顺带寻个地方吃个晚饭的,既然恰好遇上了韩家公子就索性邀他一起,韩家公子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时间也将近饭点了也就没推迟。

两人并肩走在不宽的林道上,踩着透过树叶落下来斑驳的阳光,韩家公子一直都不是话多的人,顾飞也懒得自己找话题送给他鄙视,于是两人一路无话,周围也没什么噪音,静的能听到知了偶尔叫那么几声,顾飞有时偏头看一眼韩家公子那极好看的侧脸,觉得心里满满的暖。

感应到韩家公子的视线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顾飞偏过头去看他,韩家公子对顾飞的杀气感应也习以为常了,不需要喊他只需要看他一眼,他会就知道有话要和他说。

“吃什么?”韩家公子问了一个无论在哪一个世纪都是最困扰无数人的问题。

顾飞望天想了一会儿,发现虽然在这生活了好几年也没什么想法,只好说:“我都好,你说吧。”

回应顾飞的是一个中指,韩家公子抽出塞在裤袋里的手机,点了几下翻起了附近各种餐厅的菜色简介和网友评价。

“你请客还是我请?”韩家公子低着头,修长的手指划着手机屏幕,屏幕飞略过各种评论,一目十行的扫视着。

“我请。”顾飞答得很快,看着对面的人嘴角微微勾了一下,手指停在某个店的页面,顾飞看着也突然的想笑,貌似要被他坑,不过好像无所谓啊,恩,带了银行卡,没事。

出乎顾飞的意料,韩家公子选的店倒不是很贵的高档餐厅,藏在一堆店里一个很日常的店,装修得很有些小情调,三三两两的客人笑着聊着走进店里。

“晚上好,先生你们几位?”服务员的笑容很标准的温和。

顾飞走在前面,简略的回她:“两位,清静点的位子。”

“好的。”服务员领着他俩到了一个有窗的小包厢。

“你好,我们店最新推出的情侣套餐。”看他俩男才女貌的模样估计是也一对情侣,虽然没有很亲昵估计是闹了点别扭,服务员很上道的递上菜单,热情的开始推荐。

“嗯,好像是挺划算的样子,就来一份吧,好像份量有点少,再来一份这个。”韩家公子点着菜单头也不抬的说,顾飞看着被震惊得嘴巴微张的服务员努力的憋着笑,虽然游戏里看多了别人被韩家公子美得不行的长相欺骗后又揭穿的各种被雷劈的反应,还是屡看不爽啊。

韩家公子许久没有听到服务员反应,习以为常的估摸着她能反应过来了的时间,抬头直视她,“麻烦酒水单给我们看下,谢谢。”

“哦,好,好的。”服务员稍微恢复了点神志,点点头,抱着菜单飞快的出去了。

等上菜的时间总是漫长且十分无聊的,他们就开始闲聊。

“怎么到这来了?你应该都不是S市人。”游戏里他们相识许久,知他一贯不是小气的人,寻常的时候不会计较谁请客的问题,而又突然出现在自己住的小区,顾飞说不好奇是假的。

“来玩。”韩家公子貌似不打算说真话,敷衍的回答。

“那你打算在这待多久?”他不想说顾飞也无所谓,反正他来了是事实,已经挺好嘛。

“还不知道,可能十几天,可能一两个月。”韩家公子顿了顿继续说,“本来打算在那小区租个房子,没找到合适的。”

“外面租房子都要压一付三,一交就是四个月租金,短租的话的确麻烦,不如我租一间给你吧,随你住多久。”虽然不知道韩家公子为什么会来,隐约能看出他估计资金不算充裕,顾飞有些忐忑的提议,当人有私心的时候总是不想被看破。

“也行,等会吃完饭去看看,要是太烂了本公子不住。”虽然这么说着顾飞还是能在韩家公子的脸上看出笑意。

事实证明,韩家公子选店的眼光还是不错的,菜的确挺好吃的,只是这家店的服务略奇怪,每上一个菜换一个服务员,每次拿酒水来的也是不同的服务员,这算是特色?(某:顾老师你真的没看出来这些都是特意来看传说中的美……男子的么?!-_-||)

韩家公子貌似对饭菜都不太有所谓,点了酒水就开始一口菜一口酒的喝着,居然也没嫌弃,遥想当初的落日城,2700熟练度的烤鱼师父要是知道了也是心塞。

顾飞结账的时候看了眼账单,果然,酒钱比菜钱多,还多了不少。然而这显然还是某人非常节制的结果了,如果照游戏里的喝法,这店的酒水柜估计得去补货了。

二、

顾飞的小公寓是相当不错的,毕竟顾老师有个有钱的家族在身后,两室一厅的房子不大不小,周边环境安静,交通方便离超市也近,买泡面什么的很方便,各类电器设施都很齐全,装修风格明朗简洁,符合老子的审美,韩家公子环视一周后颇为满意,夸了一句:“还行,能住。”诚然,对于韩家公子来说,这已经是相当大的夸赞了,是以顾飞听了后甚为欣慰。

当天晚上便和他去酒店把东西搬了过来,他带的东西很少,一台电脑和几套衣服,两个人一人一个包就提过来了。

推着超市的小推车,顾飞看着韩家公子边走手指边划过货架上一排排的货品,他有个习惯看到想要的便轻点了两下,确定后就快速的将需要生活用品扔进推车,效率很高,不一会儿被单毛巾什么之类的都买齐了。

再等到回家将一切收拾好,韩家公子关上客房的门,顾飞望着天花板觉得今天过得有点点的梦幻,这好像是他第一次见他吧,虽然游戏里拟真系统让他们没有一丝陌生感,然后他们,好像居然同居了啊,摇摇头,这想法稍微有点危险。

到第二天傍晚下班回来的时候顾飞才敲开客房的门,眼前的人一脸睡眼稀松的样子,总算有了那么点人间烟火的气息。

问他晚上想吃什么,韩家公子不假思索的靠着门飞速报了几个一般人听不懂的菜名,顾飞一脸黑线的举起手示威:“知道什么叫家常菜?”

某人丢下一句“我又不挑食。”挥挥手便走去洗漱了。

吃饭的时候说着不挑食的人还是被顾飞看出了些偏好,虽然每一道菜都有吃但偏好酸的辣的,那两道菜夹的频率高了许多。

而后他们所谓的同居生活就这样开始了,白天顾飞上班韩家公子在睡,晚上顾飞在睡韩家公子在游戏,他们多数的交集是只有吃晚饭和都在玩的平行世界,彼此互不干扰,相当和谐,和谐到顾飞对这个突然出现的人都不需要适应的过程,好像他的出现是水到渠成的一件事情。

顾飞的厨艺还是看得过去的,平常顾飞也都是自己做饭的,多做一个人的份量也是容易的事情,只是每天做的菜里都会有一个酸的或是辣的,韩家公子起初还试图洗碗,顾飞总以来者是客推脱了几次,也就不再和顾飞客气,心安理得的过起了纯米虫的生活。

然而顾飞每天早晨出门前望着紧闭的客房,傍晚踏入家门瞥见鞋架上的鞋子,还是觉得很满足的,会觉得这个家更像一个家了,以前只他一人,出了门就没什么需要他记挂的了,走或回来都没什么感觉,而现在,里面住了一个需要他投喂的米虫,一个他很喜欢的米虫。

那天周末,顾飞回来得很早,今天韩家公子起得好像有点早,提了一听啤酒窝沙发里,电视里放着一部很老的片子,画面里王祖贤躺在木地板上,妖娆的勾着脚,一颦一笑眉眼间都是风情,张曼玉拖着蛇尾圈在房梁上。

顾飞坐过去和他一起看,顺便开了一包薯片递过去给他。

王祖贤为了许仙引水漫金山,悲局已定,“都太傻。”韩家公子嘴上这么说着神情却没有一丝鄙夷,神情里的惋惜一闪即逝。

感情的事情,又有多少人能自诩聪明?顾飞突然想到若有一天他知道了自己喜欢他,是不是也只能给句太傻?而那时他又用的是怎样的神情?

后来,顾飞又发现了韩家公子一项喜好,他喜欢看王祖贤的片子。

有天早上,顾飞起床的时候韩家公子还没有睡,电视的声音放得很小,王祖贤依然美得不可方物,在顾飞眼里,眼前的人更是不可方物的。

照常坐到他身边,韩家公子打了个哈欠顺势靠在了顾飞身上,他的重量落在顾飞身上的时候,如果有心率仪,估计就可以看到爆表了。

直到那片子看完顾飞也不敢动一下,片尾里滚动着演职员表的时候,顾飞才转过头看韩家公子,纤长的睫毛盖在眼睛上,貌似……睡着了。

他的长发有几丝落在脸上,顾飞伸手想为他拨开,许是听到电视里突然没有声音,韩家公子偏了头顿了一下醒了过来,顾飞的手不露痕迹的收了回来,韩家公子看了看四周情况,微眯着他的双眼,对顾飞道了声晚安爬回房间睡去了。

顾飞揉了揉微酸的肩头,苦笑了一下起身关掉了电视机,本来似乎没什么的事情,一旦有了那样的心思后,就会变得心虚了起来啊。

也有时顾飞去买菜的时候,韩家公子会跟着去,指着洋葱说看着很新鲜炒牛肉不错(洋葱:我裹着这么厚的皮你能一眼看出我新鲜我谢谢你啊),或是指着排骨说注不了水做糖醋排骨不错,暗示顾飞他今天想吃什么。

顾飞看他这么拐弯抹角的,直说就好了,都不用跟来的,诶,不对,那他还是这么拐弯抹角吧,他陪着过来走一趟,买菜好像也都有意思多了。

凡是韩家公子夸过的菜顾飞都买了,引得小贩们都举着自己的菜对着韩家公子自夸得天花乱坠,韩家公子都是瞥一眼,那神情,随便牵动了一下的嘴角,随便皱了一下的眉头,不用开口都处处让人觉得他们在被嫌弃,小贩们默默的放下了菜。

三、

韩家公子虽然对自己的事情不曾透露只言片语,有些端倪,连日的相处下来,顾飞还是能从某些细节里看出来的。

某次回家的时候,打开家门握着钥匙听到屋内的人半隐在窗帘后,握着电话神情严肃,声音更是冷淡得像给冰箱里冻了几年,像极了打发催债的。

顾飞记得他的话有我不会回去的,那位子谁爱坐谁坐,没了你们老子还不至于活不下去之类的。

这些只言片语连串起来大约就是为什么他拖着行李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年少轻狂的富家公子不愿继承家业,家人觉得他终日沉迷酒水和网游,不务正业不事生产就断了他的经济来源以示胁迫,望他收起玩闹的心回归正途,电视里这样的剧情也是多了,联想出来不需废多少力气。

等韩家公子挂了电话,早发现顾飞回来了就转过头来,无所谓的目光落在顾飞身上,没有一丝电话被人听到的不悦和尴尬。

“要是活不下去了我养你吧。”顾飞边放下手中的钥匙边用嬉闹的口吻说着,目不转睛的看着韩家公子的眼睛,不想错过他此时的表情,要是他此时敢答应,他是敢养他一辈子的,到时候这离豪宅非常有距离的房子也就可以改名叫金屋了,蓬荜生辉嘛。

“你不是正养着么?”韩家公子嘴角一勾,轻轻一哂,窝去了舒服的沙发里,眯上眼睛,手掌横在脸上,挡着并不刺眼的光。

那以后呢?顾飞想问又没敢问出口,他们现在这样的关系,舍友还是网友呢,不管可以算是什么,谈以后都有点扯,等哪天出了这个门,或是拔掉了网线他们什么都不算,只比陌生人稍微好那么一点点,走过去将窗帘拉上,灰色布料合上以后,室内暗得有点阴郁,但没什么关系。

有天顾飞去客房找韩家公子问他晚上想吃什么,门开着人却不在,桌上随意的放着一本书,是一本小说,看名字是市面正在流行的都市言情小说,颇有霸道总裁爱上我的调调,顾飞轻笑,原来一贯高冷孤绝的韩家公子还有这种清新脱俗的喜好,真是反差萌啊。

顾飞随意翻了翻,扉页上一行娟秀的字体,“赠予韩公子鉴阅,方清霖。”署名的人正是这书的作者。对这类小说他甚少涉猎,这书写得怎样他完全没什么想法,本以为里面夹着的应该是一张书签,却是一张不算旧的照片,上面是两个人的合影,一个是韩家公子,另一个是二十多岁的女人,照片里的韩家公子面无表情,眼神的方向落在矮他一个头的女人脸上,女人背着手,挨着韩家公子,笑容甜美,翻转照片的背面,也有着方清霖的签名。

没什么不对,只是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他喜欢看王祖贤的电影,如果王祖贤还是二十岁,顾飞会觉得这是韩家公子追星追到的合照。

脑子里闪过韩家公子在万籁俱寂的午夜在阳光都慵懒的傍晚在困乏的清晨窝在自己的沙发里看着屏幕里美艳的王祖贤,那些时候的他,一定是想她了吧。

若是哪天韩家公子走了,搬出这个因为落魄而来的临时住所,他又能看哪部电影,哪部电视剧?他很美很美,但是长得是不像任何一个明星的。

他很喜欢她,她知道吗?就像自己喜欢他,他又知道吗?顾飞觉得心里很堵,有一口气鲠在了喉咙里,说不出的难受,一直压抑的东西突然受到了重压,直接堵在了那儿。

“千里。”韩家公子的声音,远远的从阳台传过来,顾飞将书放回去,走出房门,若无其事的应了他再向阳台走去。

这样的话他就算知道了也没有用了吧,那还是就不要让他知道了,况且这份心思在常人眼中也的确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反倒要承受许多异样的眼光和各方面的压力,怕是他知道后彼此就只能陌路吧。

他们曾经一起等过流星,是顾飞提前在网上看到了新闻说晚上午夜三点,会有千年一遇的狮子座流星雨,于是他两点多爬起来,拎上一大袋零食和饮料,再用自己酒柜里最名贵的藏品诱韩家公子甘心同行,三点的时候两人坐在了公寓的楼顶。

韩家公子悠闲的拎着那瓶酒喝着,他对流星啊月食啊二星拱月什么的向来不是很有兴趣,自然天象而已,还不如游戏里刷新出一个boss让他兴奋,打完还能爆个装备什么的,倒也没不耐烦,他本就是为酒而来,喝完就行,管他什么流星和流星雨,都和老子没有什么关系。

那天晚上星星倒是很好的,已是城市里少有的明亮,闪在黑色的夜空里。

他们等到四点多,韩家公子的酒早已喝完,估量着陪顾飞等了这么久也算对得起那瓶酒了,抬手看了看表说:“这些天文学家倒是做天气预报的好料。”

站起来打个哈欠说回去睡觉了,那刻顾飞也终于看到了一颗流星,飞快的划过天际,顾飞许了个愿。

韩家公子见顾飞没有跟上来,倒折回来对他说:“下次要看就买个天文望远镜。”

顾飞心里暗道卧槽原来这么准早知道刚就许愿让他一直在身边,又转念一想,但是或许那样的愿望就不会准了,太奢侈的愿望流星也承受不住吧。

四、

顾飞没有问过韩家公子以后的打算,那样就像问他什么时候走总有些委婉送客的意味,现在这样很好,能多一天就多一天,心里一直抗拒去想他会走这件事情。

今天下起了大雨,雨水像鼓点一样噼里啪啦的打在地面上,在地面上开起了无数银色的水花,就算带了伞顾飞到家的时候还是有些狼狈,沾了水发丝都有些凌乱。

关上门的时候发现屋里特别的安静,凭习武的感觉没有发现一丝有人的气息,顾飞心里一慌,他会不会在已经走了,在自己不在的时候,连道别都没有,就像他的来到也是那么的突然,没有打声招呼。

顾飞没有换鞋跑到客房门口,屋里的东西都还在,他的电脑还在桌上,被子被人掀开,除了人不在一切都同往日里没什么差别。

长呼了一口气,前几秒如万马奔腾的心跳渐渐平复。

咔哒一声,门渐渐打开,一个还是很漂亮的落汤鸡走了进来,本就白皙的肤色泡了水更是苍白得像洗过的纸,衣服湿漉漉的贴在身上,湿透的长发犹自滴着水,一滴一滴的落在地毯上。

顾飞皱了皱眉头,边问他怎么弄的这么狼狈边把他推进浴室,也不知他在雨里泡了多久,现在又正是秋凉时节,一不留神都容易病起来的,更何况他这个作息日夜颠倒的宅男。

一个小时后顾飞也没有看到韩家公子出来,浴室里也没什么响动的声音,该不会泡得太久,晕在里面了吧。

“公子。”顾飞敲了敲门,隔着门喊他。

“没事,热水太舒服,不想动而已。”韩家公子的声音让顾飞都能想象他的神情。

韩家公子出来后没有像往日窝回房间玩游戏,穿着睡袍躺在沙发里,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

他的异常与他同住两个多月的顾飞怎会不知,想问也无从开口,只能举着几张王祖贤的片子问他要看哪部,他微微惊讶的看着顾飞,摇了摇头。

“她要结婚了。”韩家公子回望天花板,轻飘飘的说,眼神不知聚焦在哪里,神情有些空泛。

那时顾飞站在影碟机前,捏着碟片,手不知放哪里,也不知道自己的立场能说些什么,他只知道,若是哪天韩家公子结婚了,他的婚礼,他是怎么都不会去的,人都有自我保护的本能,不会自己往自己心上捅刀子。

于是他就什么也没有说,这时候韩家公子也不需要他说什么的,只是要个听众。

在韩家公子近乎自言自语中,顾飞知道了方清霖是韩家公子的高中同学。

在开学第一天她转过头对后桌的韩家公子说你怎么这么漂亮的时候她靠得很近,风吹过她的发丝拂到韩家公子脸上,成了他多年痴恋的引线。

他说她笑起来样子很好看,那是当然的,王祖贤笑起来怎么会不好看呢?他最喜欢她的眼睛,总能一眼看透她。

他说她有过男朋友,他看着她们合也看着她们分,后来就没见她再谈过感情。

再后来方清霖说爱情太飘渺,她抓不住,只想嫁一个合适的人,也就是现在。

韩家公子不再说什么后,两人一个躺着一个站着,静了半个多小时。

顾飞转身回房的时候,听到身后的人说:“如果我愿意回家,她嫁的人会不会是我?”

“也许,但那样的你还会不会是你?”屈服这两个字,怎么能用在骄傲如此的韩家公子身上?顾飞没敢回头,怕自己的表情太难看了。

第二天顾飞起来的时候,韩家公子正在收拾东西,顾飞靠在门边看着他,却什么挽留的话也说不出口,要怎么来开口?又能用什么样的借口?

看看窗外,白天不知道会不会也有流星?答案当然是不会有的。

韩家公子收拾好后若无其事的说谢谢他这段时间的收留。顾飞笑笑没说什么,心里却在想是不是要感谢他至少还道了别,然而却不是提前通知你再扎一针就不会不疼了,该疼的始终会疼。

他拖着本就不多的行李走了,顾飞却觉得这房子突然就像被人掏空了,哪里都少些什么,他一个人独自住了好几年,没用时间就已经习惯他住进来,而他住了两个多月后走了他突然就不能习惯了。

晚上做饭的时候,做好才发现份量太多,望望客厅的门,已经不会有个人绕到酒柜拎上两瓶才走过来。

酒柜里的酒,之前被他喝空过,顾飞又摆满并屯了不少,此时看着多得有些可怕,顾飞自己过去开了一瓶,只喝了几口便喝不下去了。

王祖贤的片子他并没有带走,选了东成西就来看,本是很好笑的片子顾飞从头到尾都没有笑出来,靠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的某个黑点,觉得这个秋天凉的有点过分。

五、

曾经梦见过他一次,还是在顾飞的房子楼顶上,他们坐在地上等三点的狮子座流星的那一晚,韩家公子等得不耐烦了斜着眼睛鄙视顾飞居然相信流星这种幼稚的东西。

梦里的顾飞勇敢属性点得非常高,没说什么按住他的肩吻了上去,梦的最后一幕是韩家公子因惊讶而瞪大的双眼。

醒来后顾飞还在后怕,梦里的自己是不受自己主观意志控制的,如果这样的场景真的发生了,后来会是怎样的呢?

这天,顾飞鬼使神差的登陆了许久没有上线过的平行世界。

网游更新迭代推陈出新总是很快,平行世界早已不再是当年全息网游的一枝独秀,现今各类游戏花样百出,层出不穷,就连平行世界的公司都开发了新的游戏准备开服,平行世界的辉煌,已是过去了。

好友列表里过半数的人名字都是灰的,估计都转战新游戏去了,一个游戏再好,也很难抵住新游戏的冲击,人总是喜新厌旧的,主城街道上只有稀稀拉拉的几十个人,摆摊的玩家寥寥无几,金币贬值,物价飞涨得厉害,顾飞记得那时能买个不错装备的钱现在只能买个苹果了。

没有领通缉任务顾飞也跑去了小雷酒馆,走进去小雷还在,开玩笑的用暗夜流光剑敲敲吧台然后指着他冲着他喊通缉任务,没事的闪,引得酒馆里的人纷纷侧目,这人是谁这么牛逼,买了系统保护的店都敢抢劫,真是猛士。

熟门熟路的走进曾经公子精英团御用包厢,以前六个人熙熙攘攘的小包厢如今空空荡荡,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小雷端了酒过来,说真巧最后一天开业居然还能见到云端城的传奇,真是幸甚至哉幸甚至哉,明天他就要退了这店门也要转去新游戏了,这游戏人都不多了生意当然也就不好做了。

顾飞喝的有点多的时候,有只手挑开了包厢的布门帘,看到进来的人的脸,感觉像做梦一样,莫非自己喝的太多已经产生幻觉?晃晃头,那个人却依然在,原来这竟然是真的。

韩家公子看到顾飞也是愣了一下的,笑了下说好久不见,等会酒钱你出了啊。

期间问起彼此近况,顾飞说了说最近学校里的事,后来觉得似乎这些事有点无聊就止住了。

韩家公子听着偶尔一两句言辞犀利的吐个槽,顾飞觉得本不好笑的事情变得有点好笑。

韩家公子说他去了方清霖的婚礼,本来以为会很难受,当坐在第一排看着她笑得云淡风轻的说我愿意的时候,突然明白她已然成长为一个知道自己要什么的女人,而自己却一直在逃避去染指扰人的俗事,没有肩负起应有的责任。

“坐在办公室里玩游戏感觉也没多糟糕。”他说,一副天下有什么事能难倒老子的表情。

顾飞对他的能力是没法怀疑的,这一年多游戏里的腥风血雨没有哪次不在他把握中,相识的人也没谁不被他或多或少算计过,云端城名副其实的大魔王,他就是关了禁闭也能掀起滔天大浪,何况只是玩着游戏顺便管理事务。

“来玩XXXX吧,御天他们整天念叨着你,烦都烦死了。”

顾飞还没有回答,小雷端了几瓶自制的酒掀开门帘进来。

“新游戏还不错,可惜酒的味道比起平行世界,还是差了许多。”韩家公子拿起一瓶,口袋里摸出个酒杯倒着喝起来。

“这种酒明天就喝不到了,这些都送你,免费。”

顾飞对新游戏没什么想法,当初玩平行世界是为了在虚拟世界里让自己的功夫有一席之地,而今功夫届已经借着虚拟的比武大赛走出来穷途末路,换句话说,他没有玩游戏的理由了。

“不了。”

眼前的人对他来说其实太危险,这样的相处只会越陷越深,庸人自扰而他却永远不会知道,那样多么悲哀,不如就这样吧,到此为止,何必非要玉碎瓦全。

“那有空去看我们。”韩家公子没有勉强,新游戏对于他们这种骨灰级玩家来说只需要适应一下就能再次风生水起,而顾飞这种靠着多方巧合在平行世界逆天的网游菜鸟来说却是未知数,本来他们就不是一类人。

后来外面一声雷响,顾飞的屏幕闪着挣扎了几下,黑了,雷劈坏了电脑,真巧,在他俩相对无言的时候。

顾飞叹了口气,起身走去阳台,夜雨森森里,万家灯火尤明。

卷尾语:我又完结了23333,煞费苦心的憋出个虐文,你们居然好几个哈哈哈哈哈哈,让我情何以堪?


评论(4)
热度(41)
  1. 叶梓柠惜岁月绵长 转载了此文字
    这样的结局看似不完美,但按照这里的文路和人物的性格顾飞大大没有向公子告白却在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