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梓柠

【晓薛】今天的晓薛也很甜

薛洋很坏,但是晓星尘就是宠他啊!道长,我也想吃甜品[撒娇]

小栗子爱洋洋:


(大概是个食谱吧? 现代AU)

入夏后天气愈发炎热,薛洋成日窝在家里吹着空调不肯出门。连往常每日晚饭后惯常的牵手压马路都不肯再去了,翘着脚瘫在沙发上嚷嚷着宁死不屈。
晓星尘想了个法子,每天做些甜品冻好了给薛洋吃,条件是让薛洋晚饭后陪他散步消食。
听到这个条件的时候薛洋一脸的生无可恋,心里斗争了许久才悲壮地点了点头,不忘加了一句哀嚎:“我可能随时会被热到融化,你要珍惜我!”
晓星尘撸起袖子就占领了厨房。

【一】红豆双皮奶
晓星尘第一次的尝试是红豆双皮奶,特意托城郊的朋友送了些清晨新挤的牛奶。
牛奶煮热而不沸,趁热倒在碗里,鲜奶表皮便结了一层皮。
薛洋在客厅里闻到牛奶的香味,拼命地吸鼻子,大声问道:“晓——星——尘——,你在做的是什么啊,好——香——啊——”
晓星尘从厨房里走出来,笑吟吟地看着薛洋,“阿洋,莫躺着,给我留个地方坐。”
薛洋撑着身子把头抬了起来,狡黠道:“来,坐这,大腿借小爷枕枕。”
晓星尘笑着摇摇头坐下,“阿洋,今日腰还酸吗?”
薛洋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恨声道:“我哪天的腰是不酸的!”
晓星尘赞同的点了点头,轻拍了下薛洋的脸,“阿洋,起来,我还没做完呢。”
后者不情不愿地抬头放走了晓星尘的大腿,翻身巴巴地望着厨房。
此时牛奶已完全冷却,晓星尘干脆利落地留皮去奶,而后再在倒出的牛奶里添加细糖和蛋白,搅拌均匀后把又缓缓倒回原来的碗中,使原来的奶皮浮起。
见至关重要的一步没有失败,晓星尘的唇角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而不知何时薛洋已经从沙发上起身,倚在了厨房门边,懒懒地翘手望着晓星尘。
晓星尘转头笑着唤了一声“阿洋”,薛洋随口应了一声,目不转睛地看着晓星尘的动作。
晓星尘将牛奶放到火上去蒸,片刻后表面又结出一层皮来,一碗双皮奶就这么做成了。
关火后晓星尘从旁边的锅中舀了两勺煮好的红豆覆在表面,把厨房收拾妥当后笑眼看着薛洋直勾勾投来的眼神,柔声哄道:“别急,放到冰箱冻好了再吃。”
薛洋眼馋得很,听了晓星尘的话也只好怏怏地走回客厅继续躺尸。
一个小时后,晓星尘端着冰好的红豆双皮奶放到茶几上,奶香与甜香浓郁混杂。薛洋早已坐得端正,等待投喂。
“啊——”
晓星尘放下勺子,小心翼翼地看着薛洋,问道:“好吃吗?”
薛洋点点头,含糊不清道:“好次好次,我还要!”
晓星尘却迟迟不肯再喂,薛洋不满地哼唧了几声,晓星尘才柔声问道:“今晚同我散步么?”
“散散散!快喂我!我要馋死了!”

【二】芒果班戟
第二天一早薛洋就爬起来摇醒晓星尘嚷嚷着自己还要吃甜品,晓星尘被闹得没法子,起床出门去买了要用的材料,回来又扎进了厨房。
今日的甜品做起来有些麻烦。
晓星尘往玻璃碗里打了两个鸡蛋,加了些砂糖。想起薛洋嗜甜,又拿起砂糖多洒了一些。充分搅拌至砂糖融化,鸡蛋打发,后加入半碗牛奶。
晓星尘将面粉、生粉混合后过筛,向筛好的面粉里倒入大半碗牛奶,一边搅拌一边思索这面粉和生粉有什么区别。
搅拌成面糊后,晓星尘把面糊加入一旁的牛奶鸡蛋液中, 加了融化的黄油均匀混合,
用筛网过筛后放在一旁待用。
黄油的香甜气味又把薛洋引到了厨房,薛洋可怜兮兮地看着晓星尘。
晓星尘被薛洋这么看着,怔了神,烤薄饼的时候忘了抹油,成功粘锅了。
晓星尘无奈地关火走向薛洋,伸出沾了面粉的手刮了薛洋挺翘的鼻梁,“阿洋,你出去等着吧,你一看我,我就把饼做糊了。”
薛洋一边走一边委屈地叨咕:“自己自制力不好还把锅甩给我咯。”
抹油,倒入剩下的面糊,摊薄饼,这回一气呵成。
晓星尘去客厅拿刚切好备用的芒果,却发现满满一碗的芒果现在只剩半碗了。
薛洋一脸无辜地看着晓星尘,“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是芒果先动手的。”
晓星尘拿薛洋没法子,揉了揉薛洋的头,端着碗进了厨房。往薄饼上摊了一层打发的奶油,再铺上一层芒果,晓星尘琢磨了好久,最后打开了百度。
“怎么把芒果班戟包成四方形”
……
总归是做好了,晓星尘从冰箱内取出来端到薛大爷面前,薛洋的期待在看到几坨奇形怪状的东西时化为了excuse me??
晓星尘看着一脸嫌弃地薛洋,不好意思地笑道:“包得丑了点,但……应该挺好吃的。”
晓星尘挖了一块送到薛洋嘴边,嗯,真的挺好吃的。
今天的薛大爷也要冒着被融化的危险散步。

评论
热度(36)
  1. 叶梓柠穷到劈叉滚滚栗 转载了此文字
    薛洋很坏,但是晓星尘就是宠他啊!道长,我也想吃甜品[撒娇] 小栗子爱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