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梓柠

【王者荣耀】【白鹊】某个晚宴【百日白鹊】【day10】

因为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所以每天都是我们的纪恋日

玖梨与陆行鸟:

*今日关键词:谎言 七年之痒 正装
*下了个小黑屋督促自己,很痛苦,很难过。差点就出不来了
 
       宴会 种人多又热闹的地方,扁鹊向来是不去的。奈何这次李白非要带着他去,说是如果扁鹊不去自己就会被武则天揉圆搓扁再踩两脚,这话说的时候李白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扁鹊还能怎么办?只能点头答应。
  而当扁鹊想问问李白这个晚宴是干什么的时候,李白则支支吾吾地说了个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反而一本正经地让扁鹊想好穿什么衣服。
  得。扁鹊总觉得自己又被李白下了个套,这小王八蛋八成是想看自己穿西装的样子。
  这大唐女帝紧跟时代潮流,没事办的宴会一定要求所有来宾男的要西装革履,女的……扁鹊又不是女的,自然没在意李白说的一大串关于女性要怎么打扮的部分。
  听闻武则天还请了那异邦的马可波罗做门口把关的,不符合要求的统统叉出去。
  这么麻烦的宴会扁鹊真是宁愿在家里做家务也不想过去,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扁鹊虽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却也不想做言而无信的人,既然说要去就得去。那么问题来了,穿什么?

  这种关系到自身形象的问题扁鹊是死也不会去找李白商量的,李白肯定是让扁鹊穿他想看的,而他想看的一般都不是扁鹊想穿的。可若是上街随便买一套西装扁鹊这个外行人说不定到时候宴会还要出个洋相。思来想去,扁鹊还是去麻烦了庄周。
  庄贤者听到扁鹊来见差点从鲲上掉下去,能让他如此不淡定的除了扁鹊就是李白了。庄周以为扁鹊又来咨询情感上的问题顺便给他喂一嘴狗粮,结果发现扁鹊只是想问去武则天的晚宴应该穿什么这种简单的问题后,不禁喜笑颜开:“这好办。”
  扁鹊看着笑的和花一样的庄周,眼神中充满了惊恐和疑惑。不得不说。最近连贤者的样子都有点怪怪的。
  庄周自知失态,连忙轻轻咳了一声恢复原来静如止水的样子:“无须担心,女帝的晚宴我也是经常去的,所以服装什么的,你从我衣柜里随便拿一套就好了……不,我还是去给你买套新的吧。”一想到李白发现扁鹊是穿自己的衣服,那李白岂不是要过来吵着把鲲送给韩信,庄周摇摇头,这太可怕了。
  扁鹊点点头:“那我先走了。”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庄周家。庄周最近给扁鹊的感觉就像吃错药了,琢磨着要不要抽空给庄周把个脉或者开点药的扁鹊,安静地回家等着晚宴到来的那天。

  到了晚宴那天,扁鹊别扭地穿上西装,不得不说庄周的品味还是很不错的,给扁鹊挑的这身黑西装不仅没有遮掩住扁鹊本来就很好的身材,更是显得他整个人十分高挑。见镜中的自己没有特别奇怪,便满意的点点头,推开李白的房门:“我准备好了。”
  李白正在对着镜子整理领结,听到扁鹊的声音转过头来:“啊?小医生你哪来的衣服?”
  扁鹊有些莫名:“买的。怎么了?”
  “那我岂不是给你白准备了!”李白痛心疾首地喊道,他此刻的眼神就像双色球买错一个数字,五杀被抢了个人头,辛辛苦苦打蓝的时候被对面韩信一个惩戒就反走了。
  摸了摸鼻子,扁鹊有些小尴尬,不过在看到李白床上那套明显是给自己准备的基佬紫西装后这种感觉烟消云散:“你他妈就打算给我穿这个?”
  李白叉腰:“多适合你啊!”
  “你眼睛坏了,我帮你摘了吧。”扁鹊冷静地拿起床上那套基佬紫西装往李白脸上糊去。

  拉着李白的手踏出家门的时候扁鹊才认真的开始看李白穿的什么,一身白西装显出李白的气质,红色的领结加以点缀也不会显得过于单调,西装本身的一些小细节也能看出这套西装的品味。能穿出这样的人是怎么给自己选了套基佬紫的,扁鹊陷入了沉思。
  李白注意到了扁鹊的目光,不自在地整了整衣领:“很奇怪吗?怀英帮我选的。其实我一开始想穿自己买的那套棕色的……”
  我的天,棕色的西装。扁鹊倒吸一口凉气,纵使自己没多少品味也知道李白要是真按照他想的那样穿,纵使他脸长得再帅也不会有迷妹了。扁鹊叹了口气,拍了拍李白的肩:“没有,你很帅。”说完才发现自己和李白都不是自己选的衣服,不免有些好笑,若是让他们自己买衣服,那估计晚宴上众人的目光就会一直停留在他们两个身上了。

  晚宴的过程倒是比扁鹊想的舒服很多,并没有太过喧闹,每个人都是小声地交谈敬酒,也没有一万个李白迷妹包围他和李白这种事情发生。加上武则天一向对食物要求很高,这晚宴配备的食物也比扁鹊和李白平时吃的美味多了。于是扁鹊便沉迷于桌上的那些甜点。
  李白也乐得陪他吃吃吃,倒是扁鹊吃了一半才想起来:“你第一次来?”
  “是啊,没有你陪着我哪独自敢来。”李白回答道,满脸都是夸我乖夸我听话。
  于是扁鹊就意思意思喂了他一口鹅肝:“嗯。”

  当然扁鹊也如预料之中见到了庄周,难得庄周是自己走过来没带鲲,而武则天对庄周的态度就很耐人寻味了。扁鹊寻思着这女帝莫不是想将庄周纳入后宫?于是他就这么问了不知何时也加入了吃吃吃队伍的狄仁杰:“你们女帝是不是对子休有意思?”
  狄仁杰点点头:“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旁边的李白啧了一口:“陛下换口味了啊?”
  扁鹊斜眼打量了一会儿李白:“女帝以前是不是喜欢你这种的。”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李白正色,“不过小医生你放心从见到你的那一刻李某的心就只属于你一个人……”
  “行了,闭嘴。”扁鹊拿了块小蛋糕喂狗一样的放到李白嘴边,“我早就知道了。”
  狄仁杰觉得自己眼睛有点疼,大概是闪的。

  难得愉快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扁鹊和李白肩并肩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李白偏过头看着扁鹊:“开心吗?”
  “还行。”扁鹊点点头,“只是没戴围巾,有点不适应。你若想下次再来,倒也可以。”
  “那真是太好不过了。”李白笑,“说起来今天是我们认识的第二个七月了,看到我们还是恩爱如初我就放心了……”
  扁鹊给了他一个白眼:“你每天都在算日子,有意思吗。”
  “当然有意思。”李白的手不老实地揽上扁鹊的腰肢,“这样李某才能想着法子在纪念日逗你开心,是不是。”
  扁鹊别开头,咬了咬下唇:“对我来说,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大概都是纪念日吧。”
  “……真的吗?”
  “你见过我说谎吗。”

  END.

  

评论
热度(68)
  1. 叶梓柠玖梨与鹿 转载了此文字
    因为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所以每天都是我们的纪恋日